燕順小站

775m0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ptt-第二百四十三章:歸鄉遊子熱推-hckol

Island Humble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终究天气预报还是失准了,电视上女播报员信誓旦旦地说降雨量会在深夜三点至五点时变小,可下了一夜的大雨直到黎明的白光乍现也没有要停息的预兆。
白色的候鸟划过天际,越是离得近就越能听见风声呼啸的巨响,那哪里是什么候鸟,那是一架波音系列的白色客机,锐利的机翼切开了雨帘,蒙蒙的水雾在机翼上下两侧被风压迫成了梭形,整台客机像是撕破着天地间雨幕构成的结界而来,即将在这大风大雨的天气里降落在机场之中。
机场塔台的人员用无线电提醒波音客机的机长注意风力的影响,并询问是否需要在塔台的指示下辅助降落,可波音客机的机长只是高冷地回了一个收到后就单方面掐断了无线电。
大风里的客机双翼格外的平稳,正常的飞机在这种风力的天气里机身都会出现不正常的摇摆,可换在这架飞机上整个机翼和机身就像焊死了一样,在风雨中没有丝毫的颤抖,出奇稳定地降落在了跑道上伸出机轮开始滑行。
波音客机逐渐在大雨中停稳,登机梯被冒雨的工作人员开来停稳,机舱门打开后滨海城市熟悉的雨味涌入了林年的鼻腔,他轻轻做了一次深呼吸,像是游子归乡般拥抱了这座故乡。
林年提着宽长的手提箱走出飞机,登机梯下早已经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打着黑伞上来为他遮住了雨水,伸手摸到了他的手提箱把手上,只是一时间没有拎得动抬首就对上的林年冷淡的视线。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中年男人愣了一下后反应了过来,后退一步向着林年敬了个执行部的礼,“卡塞尔学院1987级,魔动机械系,现执行部驻中后勤分部部长,杨业,现赴此地特来负责接送执行部专员。”
“后勤部的人?我没有听说过这次任务会有后勤部的人跟我接洽。”林年细细地审视了这个中年男人一遍,“我接到的是执行部部长直接下达的任务指令,里面清楚地提到了这次任务任我一个人为专员独立完成。”
“执行部扩散在全世界各个角落,分部众多,冯·施耐德部长难免能将指令下达到每一处,可能是在他下达任务指令的同时,别的地方也对我们下达了任务,才导致现在细节上发生了一些微小的冲突。”中年男人低眉顺眼地解释。
林年驻足了几秒后想明白了事情大概的首末,再看向他时目光里满是平淡:“你不是部长的人…你是校董会的人?”
中年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在机舱口为林年打着伞,很明显林年猜对了,可尽管如此他也不能去让林年从他口中获得验证。
“不放心我这个‘S’级独自行动?倒是没意思得很。”林年淡淡地说了一句后,提着手提箱就走下了登机梯,中年男人紧跟其后为他打着伞,丝毫不顾及大雨打湿了伞外自己的半个身子。
“不是不放心,是必要的帮助,这次的任务并非像是林专员之前遇到的强攻类型,在关乎到寻常社会中的异常事件时,秘党的行动都会变得十分谨慎,上面是出于担心您的经验不足,才让我们来辅佐你的。”
“‘我们’?意思是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林年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机场,天光照得大雨的黎明蒙蒙亮,但还是显得一切都昏沉无比,像是磨砂的蓝色毛玻璃看东西,连候机厅里的灯光显得很假,像是戏子戴的珠宝。
这种天色里看什么都显得不太真切。
“有一位配合、支援您的中国学员已经赶到城中了,如果可以的话接下来我会驱车送您去跟她碰头,跟进一步讨论任务的细节。”
“细节大抵在飞机上我已经了解了,你说的中国学员是现在本部的在读学生?”
“大四力学系的学生,‘B’级血统,言灵是‘血系结罗’特别适合在人群聚集的城市中寻找身怀血统的目标,由于暑假她又回了中国的缘故,上面考虑再三后才调动她参与进了这次任务里。”
国色江山
绝音阁 羲泠
“血系结罗。”林年脚步顿了一下回想了一下这个言灵的效果,而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确实是个不错的言灵。”
殺天
“林专员,车已经备好了。”
下了登机梯,中年男人把林年带到了跑道边上,在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S500向着他们打开着后车门,暖色调的内饰里开着干爽的空调,真皮沙发上放着一台执行部专用的PAD,驾驶座上插着钥匙引擎早已预热好了,只要一脚油门就可以带着这台钢铁巨兽冲进雨夜里去。
“你的车?”林年走到了车门边上,伸手轻轻摸了一下黑色烤漆的后车门转头问。
“今年才买的,尾款40%,还有九期没还完。”中年男人下意识回答。
“马力如何?”
“V8发动机,285千瓦/388马力,勉强跻身4秒俱乐部。”就算是秘党中凶名渐涨‘S’面前,一旦聊起车的事情,爱车的中年男人也难免眉飞色舞了起来。
“我不是太懂车,4秒俱乐部是什么意思?”林年又问。
“加速到一百公里每小时只需要4.85秒,比宝马740还要更胜一筹,驾驶模式也很简单选个sport模式就行了。”中年男人似乎很得意自己买车的阳光,看向奔驰S500的眼里满是宠溺,“最主要的是奔驰S系列的车型都很保值,等到下次执行部的任务结算酬薪后,我又可以考虑换更进一步去换…”
没等中年男人说完话,林年就把后车门给摔上了,由于力气用的有些大,震得车玻璃嗡嗡一震响,举着雨伞的中年男人嘴角都差些扯歪了,脸上写满了心疼的表情但又不敢乱说话。
我的絕美女老師
“也就是说这辆车可以开很快,而且很好开?”林年围绕着S500转了半圈,中年男人也打着雨伞跟了他半圈站在了驾驶座的门口。
“也就起速快而已,其实他的最高时速不过250千米每小时,毕竟是行政车比不上那些跑车。”中年男人猛地反应过来了这个男孩想做什么,立马改口不再吹嘘自己的爱车了,“上面的意思是这次任务让我负责您的出行和起居,开车这种工作还是让我们后勤部的来要好一些…”
“我没有国内的驾照。”林年转头看了他一眼,片刻后又说,“国外的也没有。”
中年男人顿了一下后松了口气,以林年的年纪来看确实还未满18周岁,没有18周岁是考不了驾照的,这下倒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工作被抢了。
詭異死亡事件 壹線牽73802
九幽九戒
“那么麻烦就让我来…”中年男人再度抬起头时忽地愣住了,因为不知何时面前的男孩消失了,就像剪辑抽帧了一样,上一刻男孩还在他的雨伞下面,眨眼过后对方就出现在了驾驶座内握着方向盘,整个上车的过程都被一刀咔擦给剪掉了。
要糟!中年男人一下子脑瓜子里嗡嗡直响。
“林专员,麻烦你下车,让我来驾驶,这是校董会的意思,麻烦理解一下…”他立马丢掉了雨水伸手要抠车门,但很显然车里的林年已经顺手把车门给锁掉了,每个车窗都升了起来,透过防窥车膜只能看见里面一个模糊地影子在上下探头,似乎在慢条斯理地研究这辆大玩具的玩法。
大雨里中年男人急的满头大汗又是抠车门,又是伸手拍车窗,但很显然他也没脾气用手肘直接把车窗给撞碎掉,如果他真这么做就是打的要把林年从驾驶座里拖出来了,可很显然他知道车里坐着的男孩有多么不好惹。
听说前段时间有个不开眼的三代种翻圈(juan)就被出任务的这个小祖宗逮到了,砍成了五截绑成一块送回学院,研究人员见到了都啧啧说刀法相当利落,给五根铁纤串起来都刚好能烤烧烤了…如果他敢硬来的话,说不定下一个上烤架的就是他自己了。
可能是中年男人的坚持打动了车里的人,车窗降下了十分之一留了个缝隙出来,中年男人扒着缝隙只能看见驾驶座上男孩目不斜视的双眼,握着方向盘预热着身子骨对车外的他说:“如果有途径的话就告诉校董会,这次任务是施耐德部长亲自下达的,身为执行部临时专员的我也只会听令于部长,监视什么的麻烦还是省省吧…上次给他们干了那些活儿还不算是投名状吗?希望他们自己想一想现在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不等中年男人辩驳车窗被升了回去,但几秒后车窗又莫名其妙降了下来,里面传来了像是补充似的一句话:“我的确没考过驾照…我唯一开车的经验是游乐园里的碰碰车。机场外面就是绕城高速,再上高架路就能进城区了,这座城市的路我挺熟的应该不会发生车祸,除非有警察追我…但保险起见我事先申明,如果进市区的途中不可避免地磕坏了点地方,还请你向施耐德部长申请理赔,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说得很强硬,但最后的话强调了三遍也意外的没底气。
月系魔法师
还没得中年男人求饶,车里的男孩就一脚闷在了油门上,奔驰S500百米4秒加速的威能彻底爆发了出来,横冲直撞地冲出了飞机跑道,碾过人工草坪留下清晰的车辙,向着出口的方向飞驰而去!
机行时空 千屠鸦
只留下中年哭丧着脸站在雨中,看着自己的爱车被挟持着冲出了机场。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