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horace david | No comments

247t1精品都市言情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852章 大戰升級讀書-10m7i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52章大战升级
一尊高大傀儡,肩膀上蹲着个小兽,最后讪讪的跑了回来,瞪眼看了看陆寒,便失去兴趣的蹲坐到旁边。
‘没啥改变嘛!’
‘我还以为,至少诞生半个仙躯。’
陆寒差点气笑,自己灵婴分明已被五色神光包裹着,先前何曾有过,脑后更有一道灵光,只是还不太清晰。
以前,他的灵婴只是假境,现在已经转化成真境,从里到外彻底蜕变升华。
但双脚上的灵环,也就是大道豁免权,已经消失一半,方才黑白雷柱,和渡劫时的恐怖异象,就是造灵环隋烈时,纷纷消融散去的。
这一界天地法则,本就被尽数掌握,此刻并无任何欣喜之处,如同接受本就属于自己的的东西。
境界每提高一重,气息反而更能收敛,几丈外再看陆寒,形如普通凡胎,宛若富贵公子般,可做平生偶像。
探出手,虚空轻松一抓,前方便如少了一块,周围元气疯狂填补而来。
从此,他可每日轻松飞遁千万里,神念横扫三四千里,甚至五千里也不在话下。
一旦激发潜力,界面法则根本无法压制,甚至引来飞升大劫,惊动仙界使者。
唯独修为沉淀,在无数倍的倒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回到熟悉的地方。
有时候,他甚至感觉,当初陷害自己的那些仙君,也未必会尽数死绝,那等级别仅仅只剩残魂,也能再起波澜。
当初自爆后,一切造化都交给了大道,谁生谁死不再属于认知中,还需到时候一一确认。
四个魔修,一直软趴趴的臣服三天,才被陆寒赦免,此后连他的眼神都不敢直视,这就是实力差距。
当陆寒游走查看落云宗一圈,发现有几个光团在附近游历,那是灵符蜷缩成球,焦急的来回飞舞,似乎迫切的想要钻进来,却被禁制无情隔绝。
打开一张后,灵符顿时爆开,原地多出几行小字,无非是当前玄界形势的介绍,言辞有些急切。
‘陆前辈明鉴:外海发动大劫,当前形势严峻,望闲暇时不妨出手御敌,大善!’
‘如今,数十小城尽数淹没,千百山岳成为海底,大妖铺天盖地,希冀挽救您苍生。’
‘东南第一巨城——宝云城,已经变成妖族大本营,最近海鲜泛滥,价格无比实惠,尤其是妖丹妖婴,实为大补佳品,万勿不可错过!’
都是类似委婉的话,落款无人留名,仅有一张灰色灵符,让陆寒颇为不悦,虽区区几字,却满口仁义道德。
“陆寒:因你四处为害,造成无数高阶陨落,如今西部半空,一旦受损,千古骂名背着吧!”
他所踩踏的,只是区区万千玄界的一个,纵然彻底解体消失,也只是寰宇里的尘埃没了,人类真是越低微,越自大啊。
但有些东西,他已经豪富四海,也未找到多少,譬如几十年前,太昊门九大长老之六的藤原毋,被海妖追逐打伤的消息,陆寒还记忆犹新。
此人淡淡如斯,孤身进了深海,发现一种早已绝迹的药材‘九雄般若草’,药龄最小的也有四万年。
他手里就没这种灵药,此药是炼制‘涅魔丹’的主药,传闻可以平添佛性,抗魔驱邪之类的神通平添威能。
陆寒不需要涅魔丹,他需要太极神丹,更需要实现这些年敲定的计划,去区一中丹药,再好也非常单一。
在万千丹方中,有三种认真挑选后,已经被陆寒列入重点,作为同时跟进的必备滋补佳品。
外海,水也!
阴属性汇聚之地,即便没有所谓的灭世大劫,也会成为陆寒光顾之地,现在胃口大增,他要吃的东西更多了。
在历次大劫的记述中,外海滚滚浪涛,的确非常恐怖,最惨的一次,汪洋抵达脚下的落云宗,玄界十之七八成为泽国。
许多大宗,就剩下几座巨峰变成海中孤岛,低阶修士差点死光,听闻外海巨妖要打开空间通道,要召唤妖界主宰降临,而失败原因永远成为了猜测。
但现在,海妖如今不过几年,仍然停留在双方低阶的接触试探中,距离渡劫老祖出手还很远。
东南沿海千万里内,人族本就稀疏,仅有好多小家族,和些许不入眼的宗门,在那寻个地方自安一隅。
即便遭到海浪倾覆,也仅仅损失些表皮,当前属于弟子历练的绝佳时刻,而高阶大妖虽多,分布在广袤天地,数量就显得单薄有限,何况它们酷爱寻找人族高阶决一死战,对低微被检者根本不屑。
…………
遥远的东南方,遁光铺天盖地,一度沉寂二十多年的玄界,已成沸腾之水,彻底开锅般热闹起来。
那些积蓄实力,历经闭关苦修神通的修士,纷纷簇拥而来,成群结队初露锋芒。
一座笔直如剑,直插苍天的三千丈高山,山脚已经海水横流,水气和云气环绕,一片白茫茫湿漉。
三支队伍占满半个山妖,自上而下俯视碧波万顷,即便人人略带疲惫神色,仍旧战意滔天。
眺望天际,大海就堪比绝世凶兽之母,有恐怖气息在持续酝酿,产生的力量完全可以和大陆抗衡。
人族修士加起来,人数足有两千,正目睹远方的几处大战,偶尔喝彩如雷,或者加油打气。
海面上,几艘破碎的战船,已经裂成无数块木板,被好多丑陋海族当成玩具,咆哮吼叫声此起彼伏。
四个战团非常激烈,法术乱击神通频现,还有怒骂偶尔夹杂,刀光剑影越来越亮,一股股强流或者冲击波,吹起高浪波涛,场面颇为壮观。
“薛老怪,你说这只大水贼,能在我手下坚持多久?”
一个战团里,有人边打边笑,身穿青袍脚踏战靴的中年道士,脚踏激流凝聚的水龙,如立在百丈高的浪尖上。
左手三枚白珠,右手操控长剑,进退有序攻伐适当,对战中一只把握先机。
他对面,一只百丈高的怪兽,通体翻出淡蓝妖光,两对鱼鳍已经化为蒲扇打的利爪,各自拿着一件怪刃,出手狠辣从容应对。
头如长鲸,身躯酷似大号鲤鱼,鳞甲浑厚且重重叠叠,鱼尾蜕变为三根带刺的长钩,锋芒黑紫似有剧毒。
“小心点吧,此獠名为‘青璃兽’,当他体表变色时,你就笑不出来了。”
回应从另一侧传来,那里有个体态宽厚的短发老翁,将一杆金花大铲轮的赫赫生风,自己周围龙卷无数,搅动海水奔腾,每一击都有千吨之力。
但他对面,轰鸣声越来越大,附近虚空好像雷霆震动,五根粗壮长须,都卷着锋利弯刃,划出刺目之芒,雨点般和大铲相撞,个头更拥有铺天盖地的威势。
此妖身躯扁平,酷似放大版的带鱼,通体苍白宽达十丈,一道道深褐色条纹贯穿头尾,酷似年轮象征。
獠牙大嘴一张一合,周围变鼓荡元气大潮,身后背负着数百丈高的瀑布,里面光丝闪烁,形成一幅天然盾牌。
数十里外,还有把百丈长剑,在高空游走如龙,将一只三头水蟒周围,割裂出无数道白痕。
附近寒意凝住水气,也被剑意带着形成小型冰剑,天地之间萧杀成片,黄脸瘦高个子,寻找破绽后果断狠狠一击,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声响。
因为对面海妖,浑身圆滚如球,头顶一口青灰色大钟,发出阵阵光晕,把自己半个身躯护住。
猛烈相击后,无数圈音波在天地间回荡,海量气劲冲击到山前,将白雾吹出冷流,温度骤减不少。
“咦?妖孽,你干了什么,竟敢伤我宝贝!”
让人震撼的一幕出现,这把巨剑嗡嗡鸣叫,和大钟撞击时甚猛,弹回后才看见,一抹黑气缠绕其上,有个细小裂纹开始放大。
“嘎嘎嘎……破铜烂铁而已,都伤……不到我这生……铠甲,还是奉献你的元婴吧。”
三头水蟒中间的大脑袋,瓮声瓮气大声回应,人言断断续续,似乎还很生疏,说完就喷出三口光丝,瞬间把黄脸高个子缠住,向里狠狠一拉。
海面上,妖兽的数量比人族多出大半,有的尖嘴猴腮,扁长嘴巴挂满长须,全身遍体尖刺。
有的则头生双角,体型有如沧龙,硕大身躯还能悬浮,脊背扛着电弧,凭生十足霸气。
这些妖物变异或者进化后,灵智大增并觉醒神通,尤其是水属性的领悟极为骇然,随意云图的气泡,威能都堪比小型水雷。
于此地仅有主将厮杀斗狠不同的是,向南七十万里外,一座小城仅仅露出大概轮廓,已被血水染红。
这里杀声震天,暴虐气息形同汪洋,数万身影犬牙交错的对轰,惨叫声密集刺耳,呼喝咒骂已成常态。
一个光头大汉,两把鬼头刀来回翻飞,刀体上青芒吞吐出丈许,接连切碎四个海妖,收获了三颗妖丹和一个妖婴。
飞退十里后哈哈大笑,立即吃下两颗灵丹,用短暂歇息时光巩固法力,然而头顶出现轻微嗡鸣。
未等他抬头查看,附近水气尽数雾化,朦胧中响起惨叫,一把与水色相同,粗细仅如筷子的利器,自背后洞穿了他的元婴。
脚下更窜出血盆大口,直接将光头大汉肉身吞掉,心满意足的凶狠咀嚼起来,骨骼碎裂血迹喷洒。
“尔等孽畜,今天休想活着离开!”
一股强大的威压,从西方轰鸣这压来,莫名气息从天而降,让虚空接连颤抖。
眨眼间,大战之处的上空,啵的一声闷响,就在千丈高度,掉下个磨盘大小的黑色圆珠。
幽寒气息瞬间扩散百里,几乎要冰封天地,让打斗的双方立即出现无数寒颤,纷纷吃惊观望。
那黑珠环绕一层薄薄水雾,内部似乎蕴含这千里江河,流转中产生淡淡黑气,在落下时,渗出了一滴水珠。
仅仅指甲盖大小,顷刻掉在海水里,直接归于无形,似乎平平无奇。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上百里内再无水浪,非但是轰击起的狂波,还是沸腾着的波流,几个呼吸间尽数封冻,寒气铺天盖地,笼罩报废的小城,
水渍淋漓、激战正酣的海妖,仿佛遭到时空停止,尽数凝固不动,保持凶虐发狂之状,张牙舞爪之态,再也一动不动。
哗啦啦……!
漫天降下黑雨,元气瞬间凝结,几根黑丝从黑球射出,分别洞穿了无数只强大海妖,幽冥气息越来越浓。
来人这才到了战场前,浑身玄青色道袍,脸庞毛孔粗大,一副自带威武的面相,他手里还有一颗鸡蛋大小的黑珠。
‘黑水玄珠?是魂罗古狱的尹琪前辈到了,人族必胜!’
‘快点趁势杀了这些孽畜,简直天降恩赐啊,今天合该大丰收啊!’
‘多谢前辈的大礼!’
嗡——!
无数人,刹那间失去对手,利刃举起一通狂斩,成百上千的妖物,如砧板上的咸鱼般,顷刻间化为亡魂,只能用惊骇的目光抗拒。
这片区域,半刻钟时光便扫荡一空,但视野尽头的海水,轰隆一声暴涨起来,掀起滔天巨浪,如海啸般向这里压来。
“大乘期的家伙参战了,本尊早已急不可耐,尔等卑鄙人族,也别想离开一个,杀——!”
众人顿时大惊,看到浪涛足有两百丈,想也不想的掉头就走,但海啸凝聚的高墙似乎更快,如万吨钢板般涌来,巨响中重重拍下。
十几个最慢的,未等接触便已爆亡,超强重压里化为大团血雾,逃遁及时者也纷纷吐血,如在背后遭到锤击。
海啸触及冰封之地,直接无视酷寒温度,咔咔咔碾碎一切冰封,眨眼间推到小城下,高水向两侧分开,走出个仅有两丈高的怪物。
此獠浑身肌肤淡绿,下身套着鱼鳞纹的兽皮外,上体竟是空旷白骨,没有丝毫血肉,头上光秃秃无毛,长着扭曲的口鼻,双目只有瞳孔,不存在丝毫感情,让人看了直接寒气外冒。
更诡异的是,此妖体型不大,却拖着一根十多丈的尾巴,浮在海面一路拖来,四只巨足踩水,浪花自动翻滚,凝聚成一朵睡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