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笔趣-第五百一十六章 你永遠是我的師弟熱推

Island Humble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宁奕离开北荒云海,直接开启门户,重新返回大隋天下。
与师兄的“破壁垒”,火凤的“天凰翼身法”不同。
宁奕的世间极速,更像是一种穿梭术,在执剑者神性开启门户,击碎空间屏障之后,实现极远距离的跨越。
即便北荒云海和大隋天下之间隔着一片草原。
神念选定目的地后,无法在中途停下……门户的另外一边,就是大隋西境。
蜀山。
这趟跨越南北两座天下,消耗了宁奕相当大量的神性。
下次击碎空间壁垒,要好好休整一段时日了。
不过。
在长陵宴席结束之后,宁奕终于可以不再那么紧迫地被时间所追赶。
大隋天下,迎来了短暂的太平。
星火门户在蜀山山门之处缓缓打开。
从门户内踏出,宁奕揉了揉面颊,抖落一身云海雪屑,神情收拢。
他的心情其实颇有些微妙,颇有些忐忑。
自己在天都闹出来的动静,恐怕如今已经传遍整座大隋天下……师姐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
风雷山顶传来一道神念。
“宁山主。”
师姐带有威严的声音在宁奕神海内响起。
不冷不热的语气。
“灭小无量山,立天神山,真有你的啊。”
“来风雷山一趟。”
宁奕无奈叹了口气,向着风雷山方向走去,这一次没有动用神通。
长剑相思 古龙
宁奕缓步而行。
蜀山平日里静谧的山景,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样。
宁奕神色凝重,望向诸峰。
山道两旁,立着一位又一位黑衫白衫腰佩长剑的弟子,宗门的长老,暗宗的前辈们,他看到了好些熟人,携家带口的苏福胖子,时常为小霜山清扫石阶的那几位内门弟子,那些叫不上名字,但住在蜀山时常会遇见的人。
看到他们,心中便觉得温暖。
宗内虽然多了很多人,但并不吵闹,这些人安安静静地站在山道两旁,就在宁奕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向着这位陪伴蜀山走到今日绝巅的小师叔,投去复杂的目光……长陵宴席,宁奕剑压小无量山,破例建立新圣山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宁奕走得很缓慢。
也走得很艰难。
知执照念顾思余
他看出来这些人眼中的情绪,敬畏,尊重,遗憾……
师姐这一次,没有在风雷山顶闭关。
她就站在风雷山下,两旁蜀山剑修子弟列阵排开,人山人海,落针可闻。
宁奕来到了师姐面前。
齐锈师兄在左,温韬师兄在右。
就连谷霜这小子,都从西岭赶了回来,满脸风尘仆仆的霜雪模样,来不及擦拭面颊,站在师尊和两位师叔身后。
“蜀山门内,三千弟子,闭关修行的,外出执行任务的,今日,出关的出关,召回的召回。”
人潮寂静。
千手的每一个字,都在山间回荡。
“宁奕。”
她轻声道:“如今你所见的,便是完整的蜀山了。”
这些年来,蜀山从未如此的“完整”过,暗宗的弟子性格孤僻,常年不见人,主峰弟子向来古怪,温韬常年晃荡在外,游山玩水,没个正经模样。
想要像如今这般“团聚”一场,是一件极其不易的事情。
谷小雨半边身子侧躲在齐锈师叔身后,不敢去看宁奕,小师叔开创了一座新圣山,这乃是惊世骇俗的功业,他本该为小师叔开心才是……可火急火燎赶回蜀山,他却不敢面对这个事实。
小师叔,要走了。
建立了新的圣山,那自己是不是就不能喊他师叔,要喊山主了。
少年神情困惑,觉得山主这个称呼好是生分,怎么念也念不出来。
宁奕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将风雷山左右的蜀山同门,师兄弟们,都纳入眼里。
气氛,有些凝肃。
“师姐,两位师兄……”
宁奕刚刚开口,就被千手打断。
千手淡淡说道:“还漏了一个人。”
她抬起手,袖袍内浮现出一枚通天珠,星辉翻涌,将后山水帘山顶的景象倒映而出。
裴灵素坐在山顶,面前悬浮着另外一枚通天珠。
这下齐了。
蜀山的所有人,都在这里。
这是宁奕心底最深的牵挂……这是他的家园。
他深深吸了口气,觉得眼眶有些酸涩。
“小师弟,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今日可不是伤春悲秋的日子。”
忽然,千手笑了,“建立一座新的圣山,这可是大隋两千年来都没有人做到的事情……当这个消息传到蜀山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为你感到高兴!发自肺腑的高兴!”
这么多年,皇权死死压制着四境圣山。
当一个站在山顶的人,做出跨越时代的创举,亲眼目睹他成长的人们……当然会为他感到骄傲。
“而今日,你所看到的蜀山,一个完整的,团结的蜀山……乃是五百年来最强大,最辉煌的时刻。”千手的声音高昂起来,带着三分沙哑,诸峰山谷荡起凌冽浩荡的长风,吹拂着数千袭衣衫猎猎作响,迸发出金铁交织般的剑鸣。
每一位闭关的弟子,自发走出静室。
外出执行任务的剑修,纷纷回到宗门。
为的,就是见这一面!
“很高兴,能看着你一步一步成长,兑现赵蕤先生的谶言。”
持细雪者,为蜀山小师叔。
天下大势,为之辟易!
蜀山成就了宁奕,宁奕也成就了蜀山。
旧家燕子傍谁飞 (1)
“这算是……祝福吗。”
宁奕努力将心潮的激荡按压下来,笑道:“总有种我快要死了的感觉。”
“宁山主。”
千手调侃了一句称呼,然后正色起来,认真道:“不论你在外面如何厉害,不要忘了,你永远是从蜀山走出来的弟子,你永远是我的师弟,永远是这些人的师叔。”
宁奕抬起头,环顾一圈,在心底默默道……那当然!
蜀山是自己的根!
“小师弟,你我之间,解释的话语,就不用多说了。以后,小霜山会为你留着,楼也会留着……什么时候累了,欢迎随时回来。”
千手上前,与宁奕相拥。
宁奕一开始担心,自己建立圣山的举动,不会被师姐所理解。
自己多虑了。
看着自己一步一步,成长到如今的师姐,怎会不理解新立圣山的意义呢?
“师姐……这里可是我的家啊。”宁奕柔声道:“我可舍不得你们了。”
“油腔滑调。”千手笑了笑,拍了拍宁奕肩膀,示意他与自己并肩而立,面对诸山弟子。
人山人海,剑气摇曳。
千手轻声传音道:“小无量山,你不动手。我也会找机会动手。”
圣山争斗,触怒铁律。
但朱密几次三番的挑衅,试图发起战争……蜀山自然不可能容忍。
宁奕很清楚,破境涅槃之后,以师姐的性格,短则数月,最多一年,就会找朱密清算!
“长陵宴席,干得漂亮。”她微笑道:“这些人,本来该是去小无量山的路上的,多亏了你,我们有机会聚在一起喝酒。”
宁奕怔了下。
温韬上前一步,朗声道:“诸位同门,西境太平,天下太平!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日,诸峰弟子,不醉不归!”
呜呼——
肃立的蜀山剑宗弟子们,对视一眼,露出了释然畅怀的笑容。
阵纹流淌。
风雷山前,空间阵纹呼啸,堆积成山的酒坛,浮现而出!
宁奕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他望向师姐,什么时候,风雷山囤了这么多的酒?
千手微笑道:“后山有个喝酒的无底洞,所以我就特地备了些。”
以她的智慧,虽然丫头什么也没说。
但师姐……已经猜得大差不差了,陆圣山主的云游,赵蕤先生的谶言,徐藏师弟的砸剑,叶长风的不朽机缘,以及小师弟的几次造化……都与后山有着密切的联系。
既然那位前辈不愿意展露真实身份,她也便不问,不求,安安静静给丫头备上好酒便是。
宁奕细细品味了一下师姐的话。
很多事情,他也就懂了。
宁奕轻声道:“师姐,赵蕤先生做得最正确的事情,不是留下那几句谶言,而是选了你来当蜀山的小山主。”
有千手这么一位小山主在,蜀山如何不兴盛?
师姐抿了抿嘴,听到了这句夸赞,眉眼柔和地笑了起来。
难得看到这副小女人姿态,温韬托着下巴,啧啧感叹道:“真是太罕见了……师姐也有女人的一面啊。”
危险发言……齐锈默默以剑鞘戳了戳温韬衣衫,提醒道:“谨言慎行。”
千手额头浮现一条黑线,无视了温韬。
蜀山山谷,一坛坛美酒在精准的操纵力下飞出,落在诸峰弟子,长老手上。
宁奕感慨道:“刚进宗门,我总觉得气氛不对,现在对了。”
温韬斜瞥了一眼,不屑道:“臭小子,虽然之前师姐说了很多矫情的话。但你不会真以为……我们这些人,是特地来为你践行的吧?”
宁奕:“……”
风尘仆仆的谷小雨:“……”
少年挠了挠发丝,心想原来今天不是宁师叔的离别践行宴,而是喝酒庆功宴啊。
时空机密Ⅰ:启示未来 Johnson
他松了口气,抱着一坛酒,蹲在角落,望向宁师叔,傻憨憨露出了一个笑容。
看来自己想得太多了。
一声师叔,就是一辈子的师叔了!
敏锐捕捉到某个关键字眼的齐锈,默默远离温韬,小碎步战术性后退,这个蠢货,自己要离得远一点。
“温韬,你……”
千手脸上柔和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经尽数消失。
她缓缓回头,一字一句道:“刚刚说我……矫情?”
哐哐哐灌了一坛老酒的温韬,满面通红,浑然不觉地点了点头。
嗖嗖嗖。
宁奕感觉到了一股……冷冽的杀气。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