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horace david | No comments

dbp6p優秀都市小说 大神你人設崩了 ptt-310畫協交流會,嚴會長的關門弟子-b4duw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段衍把药槽里的药粉重新收回部分,重新融合,放到检测器上。
全组的人都等在原地。
两分钟过候。
检测器上出现了红色的三个大字——
【未通过。】
“还是没通过,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同组的人围着这些议论。
暑假能留在班级的,除了梁思之外,都是大佬,梁思虽然比孟拂早一年进来,但也是新人,到今天还没有正式参与调香这件事。
**
办公室,孟拂见到了封治教授。
封教授看起来四五十岁左右,身体微胖,不过面色有些虚浮的发白。
调香师的身体底子都不太好。
孟拂收回目光。
“第一天来调香系,有什么感想?”封教授看向孟拂,笑容和蔼,半点儿没有其他调香师那么高冷的样子,“还要继续留在调香系吗?”
孟拂颔首,“麻烦封教授了。”
张校长很关注孟拂,为此拜托了封教授好几次,所以封教授这次特意见孟拂,最后一次确认她要不要留在调香系。
眼下见孟拂确定,他也好给张校长回复。
“教授,您知道我是个艺人,所以正常上学期间,我的出勤率不会很高。”这是孟拂这次来调香系的原因之一,她要跟这位封教授说清楚。
“咳咳……”拿着茶杯喝茶的封教授咳了好几声,“孟同学,你既然知道我们调香系,那也应该知道,这个系别是香协开辟出来的,每年香协都会给你们考核。”
孟拂颔首,“每次考核,我都会正常参加,如果通不过,我自动退出调香系。”
“自动退出调香系?”封教授闻言,看向孟拂,十分诧异。
他本来想跟孟拂说,每年他们班有一半的人都通不过考核,不过孟拂这么说,封教授却是迷惑了。
一直以来,封教授以为孟拂来调香系是出于爱好。
毕竟一个高考状元,无论学哪个行学,成就都不会太低,偏偏选了调香系。
可进了调香系,她还想请假,不仅请假,又来了一句“考不过”就退学。
这让封教授有些怀疑孟拂到底是喜欢调香系,还是只想来玩玩儿的。
又或者是,以前的让她过分自信。
但调香跟学习不是一回事情。
封教授不由摇头。
“退学的事情我们再说,”他把茶杯放下,看向孟拂,“调香系本来就自由,学生上不上学,我也不怎么管,不过我也跟你提过,我们调香系按组别来的,每年考核也是按组计分,能不能请假,询问组长,我会给你安排组别。”
孟拂颔首,依旧十分有礼貌:“谢谢老师。”
“这个问题我们等开学再说,走,一起去班级看看。”封教授思索着孟拂的学习问题,起身,跟孟拂一起去班级。
班里面,段衍一行人还在一起讨论。
封教授直接走过去,“遇到了什么问题?”
段衍一行人分开,询问封教授。
“这就是你的位子,”梁思听了一会儿,在听到封教授说确实多了一点,她不由看了孟拂一眼,然后道:“我在你的隔壁,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
在孟拂来之前,她就是这个班里最菜的人。
现在孟拂来了,梁思终于也熬成师姐了。
因此对孟拂十分热情,十分照顾。
孟拂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桌子,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基本守则,“谢谢。”
梁思幽幽的看向她。
孟拂改口:“谢谢梁师姐。”
“不客气,”梁思终于满意,她正说着,忽然看到了什么,拍了拍孟拂的手臂,朝门口抬了抬下巴,“看,那是谢仪。”
孟拂抬头看过去。
门口是一个年轻的少女,齐肩的直发,前面留着空气刘海,肤色很白。
看到人,封教授愣了一下,然后笑得十分和蔼,“谢同学。”
谢仪,整个调香系的得意门生,出身也不俗,是封修的得意弟子,也是今年进香协的种子学徒,整个调香系都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一时间,讲台上的人全都朝对方看过去。
“谢同学太厉害了,不但人长得好看,动手能力更强,上次考核,她拿下了第一,再到下次考核,她就是香协的人了,等今年考核她进了香协,封院长肯定会收她为徒。”梁思感叹。
听着梁思的话,孟拂“嗯”了一声,随意的道:“所以就是还没进香协啊。”
态度似乎很敷衍,很显然,孟拂看起来对这位谢仪不是很感兴趣。
整个调香系的人对谢仪都抱着羡慕或者嫉妒的态度,听到孟拂这句,梁思看她一眼,不由诧异,“她确实很厉害的……”
两人说着话,谢仪只礼貌的看向封教授:“教授,院长有事找您。”
封治刚给一群学生把问题讲解完,听到谢仪的话,他放下试管,颔首:“我马上就来。”
封教授离开了。
孟拂今天一天就坐在位子上翻基本守则,基本守则大概九百多页的样子,梁思跟孟拂说,她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背这些。
孟拂翻了一个小时,把一本书翻完,询问梁思,没有其他事情之后,她就离开了。
讲台上,段衍把东西收拾好,一抬头,就看到孟拂不在位子上,他开口:“新来的师妹呢?”
梁思向段衍解释孟拂已经看完基本守则了:“班长,师妹她看完……”
“我知道了。”段衍颔首,没听梁思的解释,直接转身往图书馆那边走。
**
孟拂这边。
今天看完整个调香系的法则,孟拂就了解到调香系要学习的东西,都是调香的基础入门,跟她以前学习到的差不多。
“怎么样?”赵繁从前座回头看她,“要不要换专业?你们校长联系我也不止一次两次了。”
孟拂摸了摸下巴,“不换,这专业挺适合我的。”
“行吧,”赵繁回头看了她一眼,也没说其他什么,只是跟孟拂说接下来的安排:“GDL同名电影的事情承哥跟你说过了吧?”
孟拂靠着椅背,应了一声。
“这个机会还可以,”赵繁给她安排了所有细节,“最近没事多了解一下这款游戏,还有一些游戏的历史背景。”
“我知道。”兜里的手机响了,孟拂接起来,是严朗峰。
“老师?”接到严朗峰的电话,孟拂有些诧异。
严朗峰那边有些吵,应该是在跟谁说话,“绘画界明天有个交流会,今年你跟我一起去。”
本来孟拂之前是说好了,严朗峰多了一个小徒弟,会跟以往一样,举办一场宴会。
只是孟拂一直不同意,问她就是出名太烦,严朗峰一时间对孟拂又爱又恨。
严朗峰也没什么机会向别人介绍他的徒弟。
碰巧这次交流会,严朗峰想带孟拂过去看看,主要也不是为了绘画交流,是为了向绘画界的人介绍孟拂。
听到严朗峰的话。
孟拂想了想,抬头,看向赵繁:“繁姐,我明天有什么安排?”
手机那头的严朗峰:“……”
孟拂见何曦元,都是孟拂向何曦元约时间,怎么到了自己,就这么卑微?
赵繁翻了翻记事本,孟拂最近都没什么行程。
她的广告少,采访少,最近也没什么新剧要接:“没有。”
孟拂回复严朗峰:“师傅,我明天能跟你一起去。”
虽然孟拂是答应了,但严朗峰觉得自己并不是特别开心。
手机那头,严朗峰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向办公室的其他人,“你去通知举办方,我会去。”
“您真的去?”办公室内的几位老师连忙站起来,怕严朗峰拒绝似的,拿着手机冲出了门,给举办方打电话,“严老师说他去!”
一时间,整个画协都有些沸腾。
画协某个E级教室。
年轻的老师出去以堂,又回来,带了一个好消息,他把江歆然根高峻叫出去,“这次交流会,举办方那边多给了我们几份邀请函,每个段都会拍两位同学去学校此,我决定让你们俩过去,我们这里,就选了你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