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horace david | No comments

4grmc有口皆碑的小說 仙王的日常生活笔趣-第1571章 和尚的過去之法(1/97)看書-7xy41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
狰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与彭喜人被一根强力的灵线缠在一起。
“铮哥!你终于醒了!”彭喜人叫起来,脸上带着几分惊恐。
他觉得自己意识之海炸裂,仿佛有什么东西肺疼起来在熊熊燃烧着,而在意识之海的中央处,出现了一轮巨大的漩涡。
整个凹陷下去,里面连一滴海水都没有。
“恩?”狰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愕然发现自己的记忆竟然被篡改过了。
他将爪子轻轻放在边上彭喜人的脑袋上,结果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他们在星盘里竟然被悄无声息的篡改了一小部分的记忆。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已经很清楚。
“是和尚干的吗。”狰的眉头紧蹙起来,心中情绪开始变得复杂。
眼前的五子棋棋盘还未完全下完,和尚却已经消失不见,事件的指向性很明确。
狰捏起一粒棋子,将棋子掰开,一丝过去佛火从棋子之中流了出来。
望着这一幕狰瞬间知道,金灯和尚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
过去的棋子……
原来早在下棋的过程中,和尚就已经开始布局了吗。
狰眉头紧皱。
不明白,和尚为什么要那么做。
当年彭喜人与他指尖,王道祖选择了彭喜人当真传弟子。
按理说,和尚对彭喜人不会有太大的好感。
可现在却布了这样的局,利用藏匿在棋子中的过去佛火,企图隐藏掉彭喜人之前在下棋过程中发现的,天墓被发现的事实。
现在,狰完全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和尚故意而为之。
故意让他去窥视王令的精神,然后被精神反噬晕厥过去。
也是故意与他对弈,令他与彭喜人双双中招。
“和尚……你以为我发现不了,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狰露出苦涩的笑容来。
他闭着眼掐指推算,脸上的表情旋即变得复杂起来,忍不住瞪了彭喜人一眼:“你为何不早点叫醒我。”
彭喜人垂着头,像极了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现在的情势彭喜人大致已经明白了。
那和尚用了过去佛火,将先前他所发现的“天墓已经被开启”的事实所暂时性遮蔽。
彭喜人在和尚离去后,反复琢磨着和尚离开以前对他说的那几句话。
身体、心灵都开始对那位坟墓神产生了一种惊恐。
“罢了……也怪不得你。谁能想到一个和尚的心机,如此深沉。”
狰盯着彭喜人,发出一道叹息声:“和尚此举,是想甩开我们,自己与那位坟墓神对战。这是送死行为!必须要去帮他一把!”
刚准备起身,彭喜人忽然惊叫起来:“别动狰哥!”
他脸上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
是两人身上缠绕着的灵线被拉扯的关系,让彭喜人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疼痛感。
“这和尚,怎么敢……”
狰这才觉察到这灵线的异常。
这并非普通的灵线,而是一根可溯及灵魂的普渡佛线……要是灵线被扯断或是被抽走,彭喜人的灵魂会被立刻超渡进入轮回。
保护彭喜人,本来也就是王道祖给他留下的任务。
和尚算准了他不可能冒着风险去抽丝,至彭喜人于不顾,强行离开星盘帮他作战……
“这和尚,到底想干什么!”狰愤怒不已,哗的一声当场将棋盘给掀翻。
普渡佛线,不能强行解除。
那么现在就只有等这根佛线自动消失……
而自动消失有两个前提。
第一,是和尚的灵力已经枯竭,无法维系佛线的力量。
而第二,就是和尚已经战死……
这是最糟糕的状况。
先前,狰一直想赶和尚离开,其实也是想找到机会抵达天墓。
他甚至已经想好该怎么将和尚留在他的星盘里。
结果没想到和尚竟然先他一步下手。
“狰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彭喜人自知大祸临头,此刻心中确实不知如何是好。
狰盘坐下来,低头深思着。
怎么办……
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盘坐下来喊一声阿弥陀佛……
……
另一边,和尚将狰与彭喜人困在星盘里后,也在寻找天墓的方位。
他将彭喜人被遮蔽的那段记忆提炼出来,融合进了自己的意识之海中,顺藤摸瓜找到了天墓所在的方位。
这片没有丝毫星辰渲染的宇宙空间里,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和尚能确实的感觉到,这里之前曾发生过一场激战。
“是隐藏的入口吗。”和尚微微皱眉。
王道祖将天墓藏在这里,确实是连和尚都没有想过,如果不是提炼了彭喜人这段记忆,恐怕他永远也无法在庞大的无限银河中,寻找到天墓的准确方位。
和尚张开卍字曈,再度利用过去佛火的力量加持瞳力,以观察在自己到来这里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
结果他看到了那位灵魂被点燃,在尖叫中痛苦死去的老妪……
“逃……快逃……”
那老妪嘶声力竭的咆哮着。
伴随着燃烧的灵魂,最终化成了一片虚无。
和尚双手合十,心中默念往生咒,对这位可怜的天墓守墓人进行超度仪式。
坟墓神和他以前所想的一样,凶残至极。
他知道,那老妪的灵魂已经被烧没了,无法进入轮回仪式……他现在的超度恐怕不起任何的作用。
可和尚还是想那么做。
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求得是一个心理安慰。
“和尚,只有你一个人来了吗。”
几秒钟之后,一道熟悉人影在和尚面前出现。
是坟墓神的声音,但……身体却不是坟墓神原来的身体。
“你盗取了喜人的肉身?”和尚望着眼前的人,眼神微微一愣。
眼前的人,外貌是彭喜人那张清秀俊逸的脸,可瞳色、发色均已发生了变化。
紫眸、紫发……一切都是充满着邪恶味道的颜色。
额角的位置,还生有一只小角。
“若不是为了解除和他的魂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不过融合进他的身体里,却有个意外的好处。便是在这天墓之内,我可自由驰骋……道祖他,可不忍心对自己的宝贝徒弟下手。”坟墓神冷笑一声。
他微微释放出气息,和尚顿时感到前方狂风大作!身上的袈裟便在风中狂舞起来,巨大的压迫力带有一种摧枯拉朽的压迫感向前倾覆!
“竟如此之强……”和尚心中暗自惊诧。
他感觉自己此时竟如同风中木枝一般摇曳着。
全盛时期的坟墓神,太恐怖了!
他浑身紫色邪光涌动,气息不断提升,如同俯瞰人间的宇宙之王!混沌之气冲霄,席卷了大半个无限银河!
那样的力量已超出和尚想象。
“和尚……你来这里,是想超度自己吗?”
尚不等和尚反应,坟墓神身形变动,瞬身到金灯身后,张开手扣住了金灯和尚光溜溜的脑袋。
“阿弥陀佛……”光洁的头顶被坟墓神扼住,和尚闭上眼,脸上的表情无悲无喜。
“你不躲不闪,是想证明自己头铁?”
坟墓神哼了一声。
而后一片巨大的轰鸣中自他掌心中炸开,爆炸的冲击波蔓延无穷远,被混沌之力冲击的黑色空间裂缝衍生!以光年为距离单位向无限银河外不断扩大!
谁都不会想到,这如同宇宙鸿蒙初辟般的恐怖光景,竟只是为了捏爆一个和尚的脑袋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