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820章 初夏的夢鑒賞

Island Humbl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由于池非迟之前站在毛利小五郎和服部平次身后,权藤系子看的时候,其他人也分辨不清权藤系子是在看谁。
服部平次无语,“我们有那么吓人吗?”
池非迟想了想,总觉得权藤系子可能是被他吓到的,“我认识她,她叫权藤系子,在杯户大厦外做占卜师。”
“果然是占卜师啊,”服部平次走向池非迟的车子,“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
柯南倒是听出了池非迟的意思,仰头看着池非迟,“池哥哥是想说她也认识你吧?她刚才那种反应,是因为见到你吗?”
他怀疑池非迟是不是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又逼疯了一个……
“咦?”服部平次回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上前,打开车门坐上去,“不清楚,那天我在公寓前遇到她,她给了我一个水晶球,说可以挡灾什么的,之后就没再见过了。”
柯南跟上车,摸着下巴想了想。
只是这样的话,应该跟池非迟没关系吧?不过他们这里只有池非迟跟那个占卜师见过,总不可能是因为他们。
还是说……
服部平次也想到了同一点,转头看车后,没发现什么异常,才坐进了车里,“奇怪,也没什么啊。”
“我看,她八成是在故弄玄虚吧,”毛利小五郎点火抽烟,漫不经心道,“先跟非迟搭话,送他水晶球,说他有大灾难,今天见到非迟再表现出一脸惶恐的样子,就是为了引起非迟的好奇心,让非迟忍不住去杯户大厦找她,然后呢,就告诉非迟,他被恶鬼缠上了之类的,让非迟花大笔的钱来驱除恶鬼。”
池非迟:“……”
他老师说得好有道理。
如果不是想到这几天家里还有个经常掉头的小美,他都快信了。
权藤系子该不会是从水晶球里那个窃听器里听到了什么,才吓成这样的吧?
大概率是。
“这样吗……”服部平次没下定论,他觉得毛利大叔说得有道理,但刚才权藤系子的惊恐很真实,如果是演戏的话,那演技也太好了一点。
“你们还年轻,还有得学呢,”毛利小五郎道,“那些占卜师啊、风水师啊,都喜欢故弄玄虚,说一些似是而非或者吓唬人的话,让人信任他们。”
“嗯……”服部平次摸着下巴,非迟哥虽然平时冷着脸不像好相处的人,但也不至于把人吓得大惊失色吧,肯定有问题,“那改天我跟非迟哥一起过去看看吧,要是她打算骗人的话,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我也去!”柯南积极道。
对,其中肯定有问题,不是池非迟做了什么,就是那个女人做了什么,见到池非迟才吓成什么。
“随便你们啦,反正我明天有事,不陪你们到处跑,”毛利小五郎抽着烟,“那么,现在怎么说?”
“再等等吧,”服部平次透过车窗看旁边的住宅,“那个女人突然取消委托很奇怪,这里正好是四丁目,我们等一会儿,说不定会看到鬼鬼祟祟的人,就这么得到纵火犯的线索了呢……”
毛利小五郎没坚持,问池非迟要来了玄田给的那本古董名册,一边抽烟一边看,“都是些小物件,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池非迟坐在驾驶座,看着车窗外的街道。
像玄田这种挨家挨户推销的人不少,他不会说‘人家很辛苦、人家也不容易、态度怎么就不好一点’这种圣母话,因为有的时候、有的人确实很烦,进了门就非得要跟你絮叨,也不管你感不感兴趣,有些人还很没有眼力劲。
他主动要玄田的东西,一个是想给非赤的玩具库充充货存,再则是……
刚才他想起了他家便宜老妈。
池家原本的老宅也会有推销人员过去,一般都是被管家和佣人拦下,原意识体记忆里只有一次,是在五岁左右、池加奈离开前两个月。
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初夏季节,那天池加奈打算带原意识体出去逛逛,没有叫上司机,换了身很清新的浅蓝色长裙、戴着宽沿帽子,那段记忆里的池加奈穿衣风格还没有现在这么有沉稳、端庄的感觉,一手牵着儿子,轻声细语说笑着出大门。
大门口有一个被拦下的推销人员,跟女佣努力说着什么,看到池加奈出门,很没眼力劲地凑过去,准备推销,连女佣都没来得及拦下。
‘抱歉,我现在要带孩子出门,如果您有什么好的产品推荐,请告诉女佣,好吗?要是有好东西的话,她们会跟我分享的。’
池加奈是这么回应的,态度坚决,语气却跟平时一样温柔和缓。
那天有风,池加奈右手牵着原意识体,用空出左手压着帽子,帽沿和发丝被风吹得有些挡住脸,原意识体仰头看着自己母亲脸上的柔和微笑,觉得自家老妈世界第一美。
那个推销人员也没有再拦着他们喋喋不休,说了声‘是我该说抱歉,打扰您了’,就到另一旁跟女佣说话了。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刚才他脑海里突然闪现那一天的画面,鬼使神差地就出声主动向玄田要了东西……
坐在副驾驶座的柯南转过身,跟毛利小五郎一起看了一会儿古董目录,收回视线时,看到池非迟看着车窗外走神、神色目光依旧如初,看不出池非迟在想什么,好奇问道,“池哥哥,你在想什么吗?”
池非迟依旧盯着车窗外,语气平静道,“别管我,我发会儿呆。”
柯南一噎,行、行吧,既然池非迟这么理直气壮地表示要发呆,那他就不打扰了。
池非迟看着洒在街上的明媚阳光。
想什么?
想起他那个温柔又残忍的便宜老妈了。
原意识体最想不通的,大概就是能对很多人温柔以待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那么冷淡又残忍,说走就走。
然后开始怀疑人生、怀疑自己。
平行世界不平行的爱 粗布生涯
想着想着,池非迟又开始复盘那一位针对他的套路,寻找着每一步攻心的细节。
说出遗传病的事、扰乱心神,狙杀曾经欺负过原意识体的人,表达认可和接纳……
就算不加上之后的科技洗脑,这套路也够用心的了,也能判断出来,组织或者那一位盯着原意识体不是一天两天了。
街对面的路上,无名蹲在路边,抬头看着车里的池非迟。
一开始,它还在好奇这个人类在想什么,那双平静无波的眼里又在隐藏着什么思绪,很快,它又懒得去好奇了。
今天的阳光不错,适合打盹。
迷迷糊糊间,它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午后。
那个时候,它比现在还要小一圈。
它还有个家,那个家里有个一开心就会抱起它用脸蹭来蹭去、晚上睡觉会有手臂圈着、它蹦蹦跳跳或是搬倒桌上杯子也不生气的雌性自动喂食机。
一个跟车里那家伙一样年轻、一样住在高楼的自动喂食机。
她不喜欢它弄脏,它也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不过有时候她关注别的东西超过它的时候,它也会故意把自己弄脏,把家里弄脏。
那个午后,它就故意去扒拉花盆里的泥土,把自己弄脏,然后被她抱去洗澡。
它不喜欢洗澡,在水里飘着不够安心,水把毛弄得黏糊糊的也很难受,但它喜欢在洗完澡后,她抱着它用毛巾慢慢给它擦干毛,再像那个午后一样,坐在椅子上,抱着它晒太阳,手慢慢地、一下一下地在它半干的毛上摸过。
邪王丑妃 溪边草
穿越掉错地:迫爱为妃
哪怕每次这么摸完,还要让它再把毛完完全全舔一遍、理顺,但它还是觉得那天的阳光真好。
她是它的,就该最喜欢它。
最开始它是这么认为的,就算它的世界一片安静。
那个时候,它是听不到的,它还以为世界就是这样,那也不影响什么,它躲在桌后看她的口型在唤它,它就乐意过去让她摸摸。
一直到有一天,她把它带出门,去了一个有很多动物气味的地方,还有着难闻的气味、行色匆匆的人,回来的时候,她却没有把它带进一楼那道玻璃门后,它在外面用爪子挠门,心里不高兴。
她居然把它忘了。
它决定让她担心一下,用来表达自己的不爽,就离开那里,到附近公园玩了一会儿,还被一个空瓶子砸到了头,看着笑得开心的两个小孩子,它就更不爽了。
它要让她再多担心一会儿。
不过到了天黑的时候,它还是回到大楼外了。
外面的世界真危险,会有很多钢铁怪物突然跑过去,会有奇怪的东西从天上掉下来,也会有讨厌的小孩子丢东西逗它,外面入秋之后的天气也很冷,一点都不暖和。
它决定以后对她好一点,再温柔一点,在它每天在家睡觉的时候,它还生气她总是往外跑,那天它觉得她每天在外面,一定很辛苦。
它蹲在大门对面,盯着那道门,也有想等她出来的时候,是先表示生气,还是先表示安慰和体谅。
时间变得很漫长,在街上的灯都熄灭、天也亮起来的时候,她才出来,没有看它,一直走向水泥台。
它有些生气,本来不想理她的,但琢磨了一下,还是决定放下面子先去看看她,不过它过去的时候,她却露出凶狠的表情。
它很生气,掉头走了,远远看着她进了一个钢铁怪物的口中,吓了一跳,连忙追着那个钢铁怪物跑。
她还是那么笨,居然被吃掉了,不过看得到她没有痛苦,那就还能救。
外面的世界还是那么危险,它被其他跑过去的钢铁怪物吓了一跳,跟丢了。
那是它最沮丧的时刻,以至于晚上看到她从钢铁怪物肚子里出来时,它高兴地蹦了过去,想给她一个抱抱。
但是她没有伸手,还躲开了,加快脚步进了大楼,又一次让玻璃门把它挡在外面。
它怀疑是自己的毛脏了,一遍遍舔,一天天等着她再次出现,但是她没有再抱过它,每次见到它,她的神情也越来越不耐烦。
她在假装不认识它,但是她挎着的包上面还有它的爪印呢!
再之后,她换了包,身上也渐渐没了它的气味。
它开始能听到声音,一开始那声音吓了它一跳,害它拉了两天肚子。
最后一晚,它默默在公园花坛里埋便便,心里突然难受起来。
她好像不要它了,不愿意让它回家,甚至假装不认识它。
白天的时候,它听到她的声音了,带着恼火的情绪,还有不耐烦的挥手动作。
当它是黏着她不肯离开的讨厌鬼吗?它才不是!
那天埋好了便便,它就随便选了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
它见到了很多同伴,在被她带回家之前,它也会看到那些同伴。
它知道了那个钢铁怪物不是吃人的东西,只是载着人类到各个地方的工具,被人类控制着,没有一点思想,当然也不介意偶尔让它跳上去蹲着看看风景。
它开始听着动静躲开突然飞来的东西,也能在人过来时避开,把人类的嘴巴动作和她以前表达的意思联系起来。
可惜很多同伴不会像它一样想那么多,也不懂那么多,实在太笨了。
还好有它,它能带着它们避开危险、讨要食物。
一开始也会有搞不定的时候,但它可是老大啊,它必须学,要做最厉害的那个,要把所有小弟照顾好,要让它们都服气。
还有,一定要教训那些会揪它们漂亮毛毛的讨厌傻鸟,尤其是黑色的那群傻鸟,就那群黑色的喜欢揪毛毛,还一群群来!
然后某一天,它带着小弟跟那群黑乌鸦打群架的时候,它遇到了一只更嚣张的黑乌鸦,对方居然带了一只更大、更危险的生物来做帮手。
那是人类叫‘老鹰’的生物,目光凶恶,爪子锋利,太欺负喵了。
更欺负喵的是,那只乌鸦居然还会它们的语言,飞在天上喵喵喵地让它这个领头的出去。
以为这样它就会怕了吗?它才不会!
好吧,它承认,它是对那只乌鸦好奇,它不会其他生物的语言,人类也听不懂它的话,但那只乌鸦可以跟它沟通,真是神奇。
它不讨厌非墨,虽然非墨一身黑漆漆的,它第一眼感觉很难看,但走近了仔细看的话,非墨身上的羽毛会反着一层幽幽的光芒,很神奇,比街边的灯光、月光、太阳光都神奇,让它忍不住想伸爪子勾一下……咳,反正在它跟非墨互殴一顿之后,它同意了停战,就算要打架,也只是练兵。
‘练兵’这个词是它从非墨那里听来的。
非墨说它要让手下把爪子磨锋利,要让手下懂得配合战术。
它问过非墨是不是要跟谁打架?
非墨说,它要做好跟其他任何生物打架的准备,不过目前只是跟猫打架。
非墨知道很多事,见过很多很多东西,它不想帮傻乌鸦们,不过要是非墨跟其他生物打起来了,它愿意带着小弟过去帮忙。
只不过,还没等它们并肩作战,它突然发现非墨那只傻鸟居然有个人类主人……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