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上邪亂 慕璃笙-第一百一十章 難過到心碎熱推

Island Humble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瑾儿,放下,你在胡闹什么!”
谁都没有料到岑乐瑾的脑袋瓜子会这么快就戳破了部分被掩于黄沙之下的秘密。
而令南歌更为压抑的是,她居然,拿自己的性命逼他,道出真相。
“说,不说?”
她绝望地看向南歌,没有朝符半笙瞧过一眼,哪怕是余光都没有扫过。
“瑾儿,你别冲动……”
南歌觉得马上就要失去她了,完全不舍得对她严厉斥责,用着最怂的口气,说着最无力的话。
“南歌,你告诉我,昆仑派是不是有秘术可以救活亡灵,但却会夺走最美好的记忆?”
如果瞒不下去了,南歌更愿意是由自己告诉她一切,而不是其他人。
“有这么个传说,我没见过。”南歌不否认昆仑派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对从未亲眼见证的事情也没有妄下定论。
“你骗我,对不对。”岑乐瑾的眼眶湿润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在不停打转,似乎被一个直击心灵深处的事实砰撞到溃不成军。
他怎么可以骗我……
连哥哥也骗我……
岑乐瑾又一回想起南歌轻车熟路地进谷,原来从前练武的时候就经常走的道,就算闭着眼睛也不可能走错路的。
所以,在那个法阵里,他竟是故意设下陷阱引起入局。
呵呵,岑乐瑾一想到此,浑身上下就如同被剥了好几层肌肤一样灼烧撕裂的痛。
“我没有……”南歌的辩解尽显苍白,貌似她认定了什么,不论他再怎么解释都是枉然。
“瑾儿,还是先回去吧。”
符半笙突然走到她跟前准备夺下凶器,不想岑乐瑾竟然硬生生把匕首戳进了肩胛骨那里,她甚至放言道:你们再走近一步,我便往心脏那里捅一刀子。
“你放下刀,我都告诉你,好不好?”南歌卑微地乞求岑乐瑾不要伤害自己,她身上每一处疼痛,都会让他心如刀绞乱如麻。
“赵玄胤,很多事情,她不应该知道的。”
尽管不知道南歌会告诉岑乐瑾什么事,但隐约猜得到极有可能是关不凤鸣渊和绵山谷背后的人。
赖上恶魔阔少
譬如:沈清荷、如霜长公主、荣王、武烈、覃芊、岑北渊……甚至,是昆仑的了寂掌门。
“符半笙,还轮不到你替我做主!”
岑乐瑾恼了,以前邱一色习惯性为她打点好一切,可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又多个哥哥恨不得把以后的每一步都安排好,皆时又能怎样?
她现在,本就不信什么因果报应。
娘亲那么温婉动人,为什么殉情无果还要被关在昆仑派长达十五年之久。
娘亲离她明明不算远,可要不是替南歌找药,这辈子或许都见不到她。
可又或许,这辈子娘亲都不会受伤害。
岑乐瑾不由得感叹,是不是我的执念,害死了唯一的亲人。
覃芊惨死在女儿的面前,只换得那一抹如血的红色。
“岑乐瑾,你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你,毕竟你我不是同一个父亲所生。”符半笙也是被她气昏了头,居然毫无顾忌地道明自己的身世。
非……同母异父的哥哥?
岑乐瑾下意识想到了一个人叫武烈,昔年就是他和覃芊传的沸沸扬扬,可岑北渊仍是顶着满城风雨娶了她。
“我的父亲……是?”岑乐瑾颤颤巍巍的声音暴露了心中的不安和忐忑,她真的好怕,好怕他说出“武烈”;她的担心和仓皇,在南歌面前展露无疑。
“是岑北渊。”说话的是南歌,百分百的肯定,岑乐瑾尊重的大石算是落地了。
“可以,放下了么?”南歌始终温柔地和岑乐瑾沟通,他不忍,也不愿再对她用强了。
而去,刀刃是那样的锋利,一个不留神便会鲜血淋漓。
劫之变 仰望繁星
岑乐瑾恍然大悟:若自己的生父是岑北渊,那么毫无疑问,符半笙的生父必然是武烈。
可南歌此刻的眼中哪里还有别人的存在。
什么杀父仇人,什么仇人之子,南歌都可以不管。
他只要,她平安喜乐。
“为什么,你是他的……儿子。”
岑乐瑾不论如何都不愿意面对最依赖的娘亲,竟是真的和武烈有一段不堪情史,而且,还有孩子。
而他们的孩子,竟然喊了她快一年的妹妹。
呵呵呵,何其讽刺……
“瑾儿,跟我回去,好不好?”见岑乐瑾长久陷入沉默,南歌也只好放手一搏,强行夺过那把匕首,起码不要伤了自己。
“小心!”
说时迟 那时快,匕首即将切开她喉咙的前一秒,南歌抢了过去,一个不留神,竟是直直横插在他右手肘中下处。
鲜红的血迹汩汩渗透他的袖口,岑乐瑾不由失声叫道,怎么会这样?
她不是故意的,刚刚一个回身甩开怎么也没想到会伤了南歌。
岑乐瑾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看他再受伤了,她九莲妖有多难捱,蚀骨散就有多煎熬。
“你怎么样,我们回去吧。”
南歌忍着痛借内力撑在原地,瞥见她眼中的担忧和内疚,只得硬着头皮挤出一丝笑意,“瑾儿,有没有,受伤?”
他不是不在意自己,只是更在乎她罢了。
岑乐瑾拼命摇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流淌着的血液,心碎了一地却不能发泄出来。
“帮我。”
岑乐瑾啜泣地恳求符半笙帮自己架着他回去,毕竟以一个女子的力气,是几乎不可能将南歌扛回望蓉园的。
“可 现在望蓉园,已经不能住了。”
符半笙和肖尧就是在望蓉园亲眼看见武烈的人手是如何一步一步霸占着本属于朔王的宅邸。
“那怎么办?”
关键时刻,岑乐瑾倒忘了自己也是个医者,熟读各类医典和药典的江湖大夫,消毒缝伤口这种事情,还是小菜一碟的。
“在这里治吧。”伤者不宜移动的道理,符半笙可没忘。
“没药,疼都能把他疼死。”岑乐瑾满眼的于心不忍,要说研制麻沸散,也得要原料。
但,这里是个实打实的酒楼,除了厨房会有有效的中草药,别的地方连条缝儿可都没。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