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1016、母乳(4700字求月票)

Island Humble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冬儿打开防盗门以后,从外面冲进来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萧宏伟和吕玉清。
“心肝,还真是你呀,你怎么没和妈妈在一起啊······”
吕玉清走近后,发现陈兆军怀里就是自己的外孙女,连忙抱了过来。
“老陈,怎么回事?”
萧宏伟完全不清楚什么情况,半迷糊的问着陈兆军。
刚才陈兆军在电话里讲的不清不楚,只是让他们带着宝宝的辅食过来,还说什么小小鱼儿也在这边。
萧宏伟夫妻俩很纳闷,陈子衿不是跟着父母上飞机了吗?
他们也联系了萧容鱼和陈汉升,两人都关机了,不过涉及到了宝宝,外公外婆是一点都不敢大意,连忙根据地址开车过来了。
结果,陈子衿真的就在建邺。
这种感觉就和做梦似的,吕玉清抱着宝宝的时候,还特意颠了几下。
嗯,这肉墩墩的手感应该不是做梦。
小小鱼儿看到了熟悉的外婆,开心的小屁股上下耸动,胖乎乎的小手还抚摸着吕玉清的耳朵。
外公萧宏伟擦了擦宝宝嘴角的碎屑,刚才吃辅食时不小心蹭上了一点。
“你们先坐吧。”
陈兆军指着沙发说道,他趁着这个机会,稍微缓和一下思绪。
“老陈,这是哪里啊?”
吕玉清左右看了看,这套公寓面积很大,装修也很精致,不过客厅里都是陌生人。
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面容饱经风霜,拄着拐杖的手腕枯瘦,说明年轻时吃过很多苦。
如果是吕玉清和梁美娟,她们即使到了这个年纪,看起来也会比较富态。
还有一位20出头的女生,个头不高有些微胖,容貌只能说一般了。
吕玉清年轻时就是美女,女儿更加的漂亮,所以她的审美门槛很高,胡书记这样的只能礼貌性给个“一般”评价了。
不过吕玉清也发现了,这个女生目光很有攻击性,警惕的盯着自己。
还有两个小丫头,戴着红领巾那个小妹妹比较可爱,黑漆漆的大眼睛就像葡萄,可她们也是一脸的防备。
吕玉清心里很奇怪,她并不认识这些人啊。
“这是沈幼楚的家。”
陈兆军沉声说道。
“什么?”
吕玉清愣了一下,她自然知道沈幼楚是谁。
陈汉升另一个孩子的母亲!
抢走小鱼儿幸福的人!
甚至可以说,也是“逼”着小鱼儿远走他乡的人!
就好像在胡林语视角里,萧容鱼是第三者一样,在吕玉清的眼里,沈幼楚也是第三者。
陈汉升和萧容鱼当时都要谈婚论嫁了,结果却硬生生的分手,吕玉清虽然觉得陈汉升要负主要责任,但是那个沈幼楚就是清白的吗?
“难怪她们目光不善······”
吕玉清终于明白了,她脸色也“唰”的冷了下来,转头质问陈兆军:“我家小小鱼儿怎么会在这里呢?”
以胡林语为首的“幼楚党”,完全没办法给吕玉清带去压力。
“老萧,老吕,你们听我慢慢解释。”
陈兆军已经想好怎么说呢,他首先要把自己从整件事里“摘”出来。
为什么要“摘”出来呢,因为如果大家知道,陈汉升提前发了短信告之,那么不论老陈如何解释,所有人都会把这对父子当成“团伙作案”。
老陈倒是不怕被冤枉,只是担心自己没有公信度了。
没有公信度,很多事情就没办法协调了。
所以一切的责任还是先由陈汉升担起来吧,本来也都是他做的。
“我从机场回来后,想着和你们相处会有些尴尬,就登上了梓博的车。”
老陈说了一句好像没什么关系的琐事。
不过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是点头,陈兆军当时的确登上了王梓博的别克。
这就是陈主任在体制内锻炼出来的沟通技巧,先说一些真实发生的情况,后面再谈起别的事情,别人下意识会更加信任。
“我反正也内退了,大孙女去了国外,就想来这边看看小孙女。”
老陈继续说着,但是隐去了在车上收到短信的过程。
“结果到了这边,发现躺在床上的是陈子衿。”
“我当时也有点懵,后来冬儿告诉我,汉升下午过来把陈子佩抱走了。”
“那时我才知道,孩子被调包了。”
······
陈兆军这段话里有99%都是真的,唯一和事实不相符合的,其实他提前知道家里是陈子衿。
不过这种细节根本查不出来的,所以在描述中,陈兆军也成为被蒙蔽的那个人。
其实老陈也的确被蒙蔽了,他只不过早知道半个小时而已,不过这是不能讲的,因为人类只会把相同遭遇的伙伴当成“自己人”。
就好像在学校里,差生也喜欢和差生一起玩,因为大家成绩都差不多,要被骂也是一起被骂,谁也别想例外。
果然听了这番解释,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没有排斥老陈,吕玉清还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那陈汉升为什么要调包呢?”
吕玉清目前的心情比较稳定,女儿在飞机上,外孙女在自己怀里,一家人都是安然无恙。
至于陈子佩,她和自己又没什么关系。
“一些自以为是的小把戏。”
萧局长冷笑一声,他已经看穿了陈汉升的打算,或者说陈汉升的计划,一旦曝光以后,自动从“阴谋”变成了“阳谋”。
雾起新疆 无风止境
不过萧宏伟觉得有些愚蠢,小鱼儿发现被调包,难道她不能回来吗?
实在不行,吕玉清带着陈子衿去国外也可以啊,好像买票很难似的,有个身份证不就行了!
正在交流的时候,从里侧卧室里突然走出来两个人。
一位是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穿着一件灰色的高档呢子风衣,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满身都是温和的书卷气。
不过,她左手带着一个通体墨绿的宝石戒指,右手手腕上套着一个冰晶晶的手镯,这些价值不菲的装饰品,又透露着一些贵气。
说明这个人不仅读书多,而且还挺有钱。
不过这些都是不是重点,吕玉清的家庭条件也很好,而且陈汉升出国做生意,也经常买一些昂贵的珠宝回来讨好“丈母娘”。
吕玉清关注的是,这个中年女人的手臂,正搭在一个女生的肩膀上。
吕玉清认真打量着这个女生,年纪应该和小鱼儿差不多,个子可能还要高出一两厘米,估计要超过1米7了。
身材虽然这么好,可是穿着特别的朴素,只是简单的休闲外套加牛仔裤,裤脚还沾着一点灰尘,不知道是不是去过工地或者正在装修的新房。
她的五官也特别标致,皮肤嫩白,在灯光下反射着淡淡的瓷质光泽,一张明丽的脸庞温柔如水,眼睛就像桃花瓣似的,秀挺的鼻梁藏着一丝坚韧,乌黑的秀发被一根普通的皮筋扎起来,简简单单的束在后背。
女生发现吕玉清的目光后,垂着头不去对视,看来她和那个矮胖的女生不同,没有一丁点的攻击性。
“这就是沈幼楚吧,果然啊,难怪啊······”
吕玉清不断点着头。
“果然啊”下面应该是“果然这么漂亮”;
“难怪啊”下面应该是“难怪陈汉升在拥有小鱼儿的情况下,他还会出轨”。
萧宏伟嘴角动了动,他其实想告诉妻子,你以前见过沈幼楚的,陈汉升大一被隔离的时候,这个姑娘就和咱家女儿一样,一起在外面等了三天。
不过老萧后来想了想,现在说出来除了徒增矛盾,也没有其他什么意义了。
······
“这是我的老同学莫珂,现在在省教育厅任职。”
现在,只能“中间人”陈兆军进行互相介绍了。
不过他没有介绍沈幼楚,这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有了莫珂的出现,不太平衡的局势一下子稳住了,如果“小鱼党”还想继续占据上风,只有把孙壁妤老教书请出来了。
当然双方话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共同语言,全靠陈兆军在缓和气氛。
“刚才子衿肚子饿了,吃了一点子佩的辅食。”
“子衿和子佩性格真是不一样啊,一个活泼,一个文静。”
“明天早上7点左右,陈汉升就应该到美国了,我要问问他到底想做什么?想干什么?”
······
客厅里人不少,但是没有一个接话茬的,这也幸亏是陈兆军,纵然再尴尬,他始终没有让气氛冷下来。
当然还得感谢“助演嘉宾”陈子衿同学,小小鱼儿总是时不时的“喔”一声,或者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这才没有让爷爷唱独角戏。
不过这总是维持不了太久的,很快萧宏伟和吕玉清就要告辞,陈子衿自然也是要带走的。
离开前,吕玉清冷冷的对丈夫说道:“子衿吃了别人的辅食,你掏出一袋还给她们。”
“老吕,没有必要。”
陈兆军刚才竭力维持氛围,还说姐姐吃了妹妹的辅食,就是希望看在孩子的面上,互相敌对情绪不要这么严重,没想到吕玉清一句话就分割的泾渭分明。
不过萧局长到底是个父亲和爷爷,他也觉得不需要这样。
“啪!”
吕玉清干脆自己抢过来,把带来的辅食全部扔在桌上,然后直接走向电梯。
“你们······”
胡林语不干了,萧容鱼父母看起来很有气质,怎么做出这样没有礼貌的举动呢。
如果不是陈叔的要求,还有幼楚的心善,陈子衿就一直饿下去吧!
不过,就在小胡反唇相讥的时候,胳膊突然被轻轻扯了一下。
“哎!”
胡林语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不用回头这肯定是沈幼楚了。
“幼楚。”
胡林语无奈的说道:“人善被人欺啊,有时候需要强硬一点的,陈汉升就是这样的人,他没事都要找茬四处挑衅,所以生意才越做越大,因为根本没有对手愿意惹这种混混。”
“先不谈这些了。”
莫珂对吕玉清的态度也很不舒服,不过人已经走了,还是想想下面该怎么做吧。
虽然身份证和护照签证都被陈汉升拿走了,不过还可以补办,只是这样比较麻烦。
不过,最麻烦其实是陈子佩的身份证明,因为她的户口是陈汉升找关系办理的。
虽然莫珂也有关系,但是她担心陈汉升故意设绊子,比如说重新去医院开出生证明的时候,医院找理由推诿。
如果没记错的话,陈汉升和鼓楼医院的曹副院长关系很不错的。
不过再看,这些都要一步一步处理的,莫珂关上门,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凄凉。
小小憨包不在家,她好像也把那些热闹和欢乐都带走了。
······
陈子衿离开,爷爷陈兆军自然也跟着一起过去了,这个时候就体现了老陈的睿智,幸好刚才没有把自己脱离于群众之外。
不过有些挖苦还是得忍受的,前往江边公寓的车上,副驾驶的吕玉清突然扭头说道:“老陈,我现在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陈汉升当初要把我留在建邺,而让梁美娟去美国了。”
“为什么······”
陈兆军刚想问出口,他也瞬间反应过来了。
如果吕玉清跟着去美国,她是不会管陈子佩的;
可是奶奶梁美娟不一样啊,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大孙女小孙女她都会好好的照顾。
“真不愧是果壳陈啊!”
吕玉清“夸奖”道:“决定谁陪着小鱼儿出国的时候,应该还是三月底吧,隔着这么多天就有这样的谋划,我能说他目光长远吗?”
陈兆军苦笑一声,不知道怎么说。
老萧打个圆场:“老陈又不知道这些,等到明天飞机落地,你把嘲讽和讥讽都送给陈汉升。”
“哼!”
吕玉清冷哼一声,亲了亲小小鱼儿的胖脸蛋,不搭理这两个老男人。
其实萧宏伟也在反思,既然陈汉升提前那么多天就布置了,那么方方面面的漏洞都应该想到啊。
陈汉升所谋所划,无非就是希望小鱼儿和陈子佩、沈幼楚和陈子衿相处的过程中产生感情,可是现在子衿已经被带回家了,陈子佩应该也会很快回国,这个方法应该算是失败的吧。
或者说,自己还有没想到的地方?
······
不过回到家以后,立刻就有一个萧宏伟没想到的小问题——陈子衿洗澡后没有合适衣服更换。
因为大部分衣服都被小鱼儿带走了,剩下的都是紧巴巴的旧衣服。
今晚只能先将就一下了,吕玉清准备明天再去商店买一些合身的内衣外套,如果说衣服问题还比较容易解决,另一个问题就是根本解决不掉的。
凌晨两点左右,跟着外婆睡觉的小小鱼儿又闹了起来,另外两个房间的陈兆军和萧宏伟都被吵醒了。
“怎么回事?”
老萧抱起外孙女。
“饿了,今天也吃腻了辅食。”
吕玉清手里端着一碗用牛奶调好的辅食,叹了口气说道:“宝宝才七个月,还没有完全断奶,她以前每天都是辅食和母乳混着喝的,真正断奶的时间要到十个月以后。”
陈兆军和萧宏伟对视一眼,他们都是当过父母的人,自然知道母乳最好,世界上最好的婴儿配方奶粉都是以无限的接近母乳为最高标准。
网王之狐妖 醉颜惜
关键,现在哪里有母乳啊!
陈汉升和萧容鱼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孩子就是老人家的命根子,所以别看陈兆军、萧宏伟和吕玉清看上去都很冷静,但是宝宝每哭一声,三位爸爸妈妈心里都要被狠狠的挠一下,恨不得代替宝宝受苦。
外婆吕玉清嘴唇都要被咬破了,她实在太心疼了。
其实也有其他解决办法,比如说从现在开始,强行让宝宝断奶,或者等宝宝哭累了也就睡了,但是谁能舍得啊。
再说,也并非没有母乳。
“你们先睡吧。”
陈兆军沉默一会,突然返回屋里,再出来时已经换好了外套,然后用被子把小小鱼儿裹好,还打了个电话给一直为梁美娟服务的果壳司机。
“喂,小杨。”
陈兆军说道:“深夜打扰了,麻烦你来一趟江边公寓,越快越好!”
······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