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优美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十四章 匯通採擷 建言深意讀書

Island Humble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两壁合围,一道孤崖之内。
四四方方的草地之上,隐约可见五人疏散。身上隐约有神通异相相伴,时起时伏,时升时隐,时明时晦。
其中一位盘膝而坐,位居正中;而另外四人却是分散四方。
再仔细看,四方之人,面目皆完全一致,好似四道分身;而中间那人,却是无色而有形,仿佛线条勾勒而成。
轩辕怀。
只是中间盘膝而坐的那“轩辕怀”,乃是其惊鸿一瞥之虚像;而周遭那四人,皆是浓眉大眼,身着方纹纵横袍的形容。
位居中央的“轩辕怀”,似乎凝神入定,未有异样。而分散四方的四人,却大有可玩味之处,各自试验手段。
东方那人,举手抬足,气机锋锐毕显,一动一静皆有一种奇特的“直”与“拙”的韵味,但是每一击真正出手,却又意外地雷厉风行,工整刚健。
若说这是武道之中的精义,那倒也不奇;但妙就妙在如此苍莽重拙之势,却全由骈指而发,示现为剑道中的手段,却是耳目一新。
西方那人,手腕轻轻摇动,动作轻盈。似乎有一道无形丝线,操控风筝飞舞。
只是当空而舞的并非风筝,而是一只尺许长短的小剑。
南方那人,演练道术固然是剑意昭彰。但是浑身却混同了一种奇特的瑞气,此气机与元婴境特有的祥和妙意大不相同,似乎是混同了神意、法力、乃至一动一静之节奏,妙笔点化,熔于一炉。
而北方那人,身躯血肉尽皆空空荡荡,俨然与中央正身有着三分相似。但是清楚可辨,其掌心之中凝聚了惊人的力量,似乎随时有肯能迸发出来,造成不可控的后果。
若有人旁观了瀑流之上的那一战,都不难看出,这分别是席乐荣,御孤乘,李云龙,玉离子四人的手段。
轩辕怀来寻归无咎,本就是为了“取经”。
而这四人,各自所持之艺业,同样不妨兼收并蓄。
当然,到了轩辕怀的层次,自不屑于却学任何人的神通手段。所以此时四具化身所展露,不过是借意引申罢了,全部示现为剑道,已然和数月之前四人亲自施展的手段大为不同。
权握天下
轩辕怀周览涉猎之举别有深意,汇通为自家道术的启发滥觞之功,不能轻率的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解之。
不知过了多久,四具化身蓦然消散。
而轩辕怀之空灵真身,立刻取代化身、形貌一变,呈现作身着方格乱纹袍的模样。
然后遁光一起,离了山谷。
猎魔天下 暗夜听雪
轩辕怀此行,本是为归无咎而来;但是树下占卜,临时改变了行程。
与四人一会之后,他不疾不徐,完成既定功业,这才折返向西。
今日归无咎固然声名甚著,若是并未入局之人,自然与其距离相当遥远。但若是已然入局,要见上归无咎一面,反倒较其余各大势力的嫡传更为容易。
这其中有一缘故。
紫微大世界虽大,但是凡雄踞一方的大势力,在自己掌控的底盘上,皆有独特的交通之法。譬如孔雀一族的四重门传送阵,赤魅族、羽融族的祭坛传送阵,皆是此类。
若是上升至整体,又有隐宗传送阵和圣教阴阳洞天两大序列,提要钩沉,扼守咽喉。
而归无咎所居之地,半始宗山门,乃是隐宗地脉传送阵和阴阳洞天同道唯一的重合节点。说是一界之枢纽,也不为过。所以轩辕怀既靠上了圣教阴阳洞天的渠道,那么与归无咎之间,其实等若比邻,一步可及。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白石洞天的入口已在目前。
轩辕怀把身一晃,身躯重又变作空灵线条模样,若是若虚,一步从阴阳洞天的入口处踏进。
阴阳洞天门户处,当空悬浮一座二十余丈高法法坛,当中明火莹莹,沟通阵力。汇作玄妙气象,显化成一幅舆图虚形,悬挂于法坛中央。
法坛正中心舆图两侧,各自端坐着一人。
这两人皆是离合境修为,须发半白。无论其寿数还是修为、气度,一望可知其老成持重。
阴阳洞天通道,若是用后在随意关闭,固然可以做到,但是却大为不便。所以圣教宁愿派常员驻守看护,亦不愿如此行事。
但是当轩辕怀缓步走过时,无论那法阵,还是坛上二人,却皆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见有丝毫反应。
走出百余丈之后,轩辕怀蓦然抬首,深深朝远方望了一眼。
西南方向九十七里之外,有一位天玄上真坐镇。
其实阴阳洞天两头的阵坛及看护之人,皆不足道,不过是清理一些闲杂人等罢了;真正坐镇洞天之人,非有近道境界不可。
但是以轩辕怀之手段,这位天玄上真,定然也只会与坛上两人一般,懵然无觉。
至尊龙 低调哥
“道友请留步。”
轩辕怀眸中闪过一丝讶色,立刻转首相望。
爱上木头美人 晓雾
出现在身后的,是一个剑眉星目、气度朗逸的中年人。观其修为似乎并不甚高,不知是金丹还是元婴修为。
但是轩辕怀一眼便识其真,这只是幻象而已;眼前之人,当是那般境界的人物。
只是似乎并非正身,只是一具化身来到。
不等轩辕怀出言,中年人已微微一笑,泰然言道:“本人道号宗礼。”
轩辕怀静言道:“原来是宗礼道尊。有何见教?”
宗礼道尊却并未立刻回答,话锋一撇,转而道:“道友此行,当是经由阴阳洞天三转,往半始宗寻归无咎去了。”
轩辕怀淡然一笑,既不承认,亦不否认。
宗礼道尊也不追问,只悠悠道:“轩辕道友与那归无咎本出于同门。只是归无咎深入我境百余载,而道友却是近日方才出世。故而气象精神,也大大不同。”
轩辕怀摇头道:“同门……非是同门。”
宗礼道尊颔首道:“宗礼也是近些年方才知晓。东南秘府,一分为九。在吾辈眼中,不必强分其源流,自然与‘同门’无异了。想来轩辕道友与归无咎、魏清绮,皆是九宗之一的嫡传首席,方才有此功行。”
轩辕怀平静言道:“道尊既已知之,又何必多问?”
对一位道境大能,如此说话,着实有几分生硬。但是宗礼道尊却似也不以为意,想了一想后言道:“料想尊驾三人,便是九脉嫡传之中最出色的三人了。”
轩辕怀目光微动,虽未出言,但是观其神色,显然并未否认。
宗礼道尊倒暗暗松了一口气。
若说其余六人,皆与轩辕怀、归无咎在伯仲之间,那宗礼道尊是如论如何也不敢置信的。但是这一世的奇异之事、雄杰之才层出不穷,并未得实,终究不能把话说死了。
邪恶校草爱上丫头
岂料轩辕怀又道:“另有数人,虽然稍逊些,但是也相差不远。”
宗礼道尊面色一变。
轩辕怀口中的“相差不远”,那定然是真的“不远”。
换位思考轻易可以得出结论。似利大人、席榛子这一层次,能够在轩辕怀口中得一个“相差不远”的考评么?决然不能。这不是相差不远,而是相差甚远。大致推敲,其余六宗嫡传,极有可能会有与御孤乘、席乐荣等人极为接近的人物。
百余息后,宗礼道尊整理了思绪,收拾心情,才施施然道:“有一事要告知道友,姑且算是个建议。”
“归无咎、魏清绮等,与轩辕道友虽非同门,却可称同源。彼此道术,料想也心中有数。早一日相见,晚一日相见,倒也无甚太大分别。”
“再者说,乌兰河畔,本界中同辈嫡传中的顶尖人物,道友已会了大半。归无咎等人道行虽高,也不过与那四人在伯仲之间罢了,更无着急相会的必要。道友说是也不是?”
轩辕怀微一出神,若有若无的一笑,道:“道尊之意是?”
宗礼道尊悠然言道:“同道中的顶尖人物见了大半。道友也可转换一下路数,不妨见上一见真正至高无上的人物?如此亦可与贵方的压轴人物,略作参鉴。”
轩辕怀双眉微动,言道:“至高无上……圣教两位道尊声名在外,号称道境巨擘。想来道尊之意是,邀某去往圣教做客?”
宗礼道尊摆了摆手,正色道:“据实而言。本门显道、应元二位上尊,固然是仙门中登峰造极,一界无双。但是若单论道行之高下,依旧要稍次于另一等特殊的存在。若是此等人物出世,二位道尊也难称‘至高无上’四字。”
轩辕怀目中光华微微一闪。
宗礼道尊又道:“说来惭愧。此等人物,其实是我圣教祖庭的对头。”
“如今在我圣教与赤魅族的北部边境,据传赤魅族上下正在广设法坛,倾力经营。若是所料不错,这便是不久后赤魅族圣祖重新降世之地。若是轩辕道友愿意一观,宗礼可赠予舆图,指明方位。”
轩辕怀面上浮起一丝惊讶,道:“飞升之人重新降世?”
宗礼道尊笑言道:“正是。”
见轩辕怀似乎正在思索,宗礼道尊乘热打铁道:“道友若往半始宗去,只得见到归无咎、魏清绮;却见不到下一代阴阳道主秦梦霖道友。恰巧五次清浊玄象之宝的出世之地,亦与赤魅族圣祖降世之地甚为接近。若往去一行,可以两便。最后一件出世之宝,是由秦梦霖去取。”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