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cly01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愛下-第386章:大哥的女人,握手也不行!-5da0v

Island Humble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商郁叠着双腿,薄唇抿了口烟,对她摊开了掌心,“来。”
黎俏走上前把手递给男人,同时瞅着秋桓,不冷不热地问道:“秋少近视眼?”
秋桓咳嗽了两声,从善如流地点头,“嗯,对,最近眼神不太好。”
黎俏撇撇嘴,没搭理他。
这时,商郁勾着她的腰让人坐在扶手上,另一手夹着烟往身侧的烟灰缸里点了点,“霍茗,叫嫂子。”
“嫂子。”坐在对面的霍茗声音浑厚地唤人,弯腰起身朝着黎俏做了个握手的姿势,“我是霍茗。”
出于礼貌,黎俏屈腿打算从扶手上站起来,但商郁搂着她的腰微微施力,摆明了不放开。
男人坐在单人沙发里,环着女孩的腰,轻瞥着霍茗,“不用见外。”
霍茗二话不说,立马放下手,重新坐好。
没有如果的假如
牛逼了。
大哥的女人,居然连握手都不让。
这占有欲,真绝!
黎俏略略打量着霍茗那张脸,难怪觉得熟悉,原来是霍茫的弟弟。
而且,不就是唐弋婷口中的……大傻逼么?
说起来,霍茗不属于陆希恒那种花美男类型,过于深邃的轮廓无比清晰,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就很不好惹。
蓦地,她腰线一紧,男人不动声色地捏了她一下。
黎俏半靠着商郁的肩头,从霍茗的脸上收回视线,扯着唇低头开始玩自己的指甲。
这时候,霍茗伸手拽了下衬衫,一双棕色的眸子望着商郁,“大哥,你也没有秦肆的消息?”
商郁抿唇嘬着烟,烟雾在四周缭绕,模糊了他的表情,“嗯,他若是不想被找到,你们又何必浪费时间。”
血蔷薇:复仇caes
前阵子,在那场游艇爆炸中救了所有人的秦肆,突然间在帕玛消失的无影无踪。
几个兄弟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仍然一无所获。
三国之大帝无双 真命虎哥
霍茗之所以来南洋,也是想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有什么线索。
我不狠,站不穩
此时听到商郁的话,他面色一震,又有些不甘地闷声解释,“大家兄弟一场,走也不打声招呼,就算要走,至少也让我们知道他在哪,过得好不好……”
如果不是秦肆,游艇上所有人的命只怕早就交代了。
商郁吹开眼前缭绕的烟雾,睇着霍茗晦涩的神情,“他过得不会差。”
霍茗倏然抬起头,隐隐觉得这句话似乎另有含义。
但来不及对视,男人已经偏头掐了烟,并放下长腿搂着黎俏站起身,“走吧,去包厢。”
……
当晚,黎俏回到黎家已经临近深夜十一点。
男人坐在后座给了她一个长长的深吻,听得前排流云满身邪火乱窜,早早就下车抽了根冷静的烟。
车门半开,黎俏下巴垫在男人的肩头缓着气,眉眼间染了一抹艳红。
重点是,她的手被男人抓着,正贴在某个立起来的东西上。
“回去早点休息。”商郁坚硬的下颚蹭过她的脸颊,声音沙哑又透着一丝隐忍的性感。
黎俏半阖眸,滚了滚嗓子,“嗯,你也是。”
男人喉结滑动的频率乱了节奏,亲了亲她的脸颊,又问:“什么时候回实验室?”
“明后天吧……”黎俏埋着脸,小声回了一句。
蝶靈
大哥的事目前算是解决了,她也该回实验室复工了。
……
黎俏下车,从落雨的手里接过奔驰大G的钥匙,目送着车队从自家门前离开。
她摸了摸脸颊,手指不禁蜷起,掌心下仿佛还残留着某些坚挺的硬度。
另一边,衍皇车队驶出林荫小路,商郁仰头靠着椅背调整呼吸,不刻他缓缓掀开眼皮,语调很低,“想办法从柳成丰和张柯嘴里挖出萧叶岩参与陷害的证据。”
流云往后视镜看了一眼,“老大,这次萧叶岩突然对黎家发难,背后应该还有商琼英的推波助澜,要不要一起挖出来?”
“不必。”男人枕着靠背,长腿交叠,臂弯搭在额头上,薄唇勾了勾,“商琼英留给她。”
Dz13的断货,以及实验室即将要参加的交流会,都是商琼英在背后运作的结果。
他的女孩,不会轻易被人算计。
……
边境。
深夜的武器工厂附近,空旷而寂寥。
从末日到修仙
重伤初愈的黎三头顶带着鸭舌帽,站在操场外,目视着浓稠的夜色,神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风吹过,卷起地上的尘土,脚步声从后方传来,黎三微微侧身,看到南盺便蹙起了浓眉,“什么事?”
仙扬九天
南盺的波浪长发束成了马尾在身后飞扬,她信步来到黎三的身边,看了眼地上的烟头,“你的伤还没好利索,抽这么多烟,你不怕脑梗?”
黎三冷峻的表情顿时噙满不悦,这女人就不能盼他好?
他瞥了眼南盺,冷酷地丢出两个字,“多事。”
南盺嗓尖一梗,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俩自从回了边境之后,关系……就变得很微妙。
明明和以前一样,但有些东西似乎变质了。
南盺看着黎三寡淡的神情,顺手递出了手机,“刚才宝贝给你打了电话,我不小心接了。她说大哥已经从纪委出来了,让你不用担心。”
黎三低头,拿过手机眉心微皱,“下次不要接我电话。”
最近边境动荡的厉害,经常会有贫民窑的求救消息,有些事他不想让南盺知道。
这女人虽然是他的左膀右臂,但是莫名其妙的,他不太想让南盺再出去冲锋陷阵了。
突如其来的一种心情,他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
然而,身为钢铁直男的黎三,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落在女人的耳朵里,那就是另一种解读了。
就好比此刻的南盺,煞白着脸,望着黎三翻看手机的动作,眼眶酸的厉害。
她听得出来,黎三似乎有意和她保持距离,或者说……是一种刻意的疏离。
南盺哑着嗓子说了声好,深深看了眼黎三,转身就往帐篷里走去。
以前她也经常接他的电话,甚至用他的手机玩游戏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可自打从南洋回来,他就变了。
变得比曾经更加沉默寡言,也更加冷淡如水。
南盺走后,黎三没注意到她的表情,反而拿着手机沉吟片刻,最后还是拨了一通电话,“枭哥,能不能用你军部的信息库帮我查一查南洋萧叶岩的资料?”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