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四十章 心意幽微 針鋒相對推薦

Island Humble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此时御孤乘、秦梦霖二人,心意流动,各有非常体验。
对于秦梦霖而言,她知晓三十六子图甚早,又与归无咎有合丹之缘,所以眼界开阔,非复往日。无论功行进益,前路方略,还是心中假想的对手,都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
但此时此刻,她心意之中,却有一种“就实而虚”的变化。
一个念头蓦然明晰。
无论视野再开阔,世界再宏大,而阴阳道与巫道之间的纠葛渊源,依旧是不容轻忽的。尤其是两家的第一嫡传,抑或说将来的继位之人,正面一对一交手分出胜负,其中的后续影响,兴衰变化,依旧深远之极。
从这个角度说,御孤乘,是她“合适”的对手!
青春雄起 鸣镝一响
至于能否战而胜之,秦梦霖自有非常信心。尽管,此时在“龙骨”之上对峙,她并非没有察觉出御孤乘额上剑光隐然,显然道行之上又有着非凡进益。
她的倚仗,可不仅仅是“宿命身”一类的防御手段……
御孤乘心中,亦泛起涟漪,同时不失清明澄澈。
除却巫道与阴阳道的纠葛心照不宣外,这一份心意,更可名之为“洞明解脱”。
自揣摩归无咎剑术与自家《空蕴散神经》剑道,明悟“剑术唯心”之至理,御孤乘立刻敏锐的认识到,归无咎所持之道,似乎较之自己更加接近剑道神通之本真。如无意外,对方在此道之上的突破,当会领先自己一步。
这也是御孤乘由是砥砺奋发、和玉离子形成分歧的原因。
只想简单爱 青春年华里最爱的你
现在看来,他似乎是做到了。
其中的道理也十分明白——
若是自己同样取得突破,那就至少未落下风,面对归无咎,亦有一战之力。
可是,这一念被剖析细微——
这一条道理,果真靠得住否?
一个念头,亦或者说“猜测”变得愈加明晰起来。
自己遇见“轩辕怀”,因此偶然机缘,道术上才有了非凡进益。但是归无咎……为何就一定会按部就班的循序前进呢?
这个预感看似十分荒谬,似乎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之嫌,大违御孤乘道心刚健之理。但是此时立在这“龙骨”上,这一念头却又十分笃实无疑:似乎归无咎同样也有非凡机缘!
自己虽道行大进,但前进步幅若不能构成差别,那么自己依旧略处下风。
所以,更合适的对手,是秦梦霖。
除却御、秦二人之外,其余两方百余修士,都惊奇的发现。自二人落位之后,这具“称心如意”似乎产生了微妙变化。似乎二人所立足的“肋骨”,陡然膨胀了数倍一般。
这当然非是事实。两条“肋骨”,依旧好端端的立在那里,别说大小,就是色泽气象也并未差了分毫。
但这也非幻象绮念,而是一种特殊的直觉。
心意明达如玉离子,魏清绮,已然敏锐的发觉。两道“肋骨”虽然形貌似乎一变,但是却依旧处于微妙的平衡,好似天平两端,不偏不倚。这所谓的平衡关联的,自然是入阵之人的信心了。
野兽和美女
双方皆以为寻到了“合适”的对手,所以信心也是一般无二!
可以推断出来,若是二人信心有差,那么示现在外的,便不会是这特殊的“平衡”之局。
一时间,领会这一重微妙者,皆垂首沉思不语。
面对这突然冒出来的“称心如意”,隐宗一方固然不满,但圣教中亦有数位妖族出身者心中腹诽,只是囿于身份不便明言罢了。直至此时,心意明达者才发现此物果有不可替代之价值。
原先拟定的对阵之法,虽然号称“无悔无憾、各尽其用”。但是事到临头,依旧有微妙差池。
你以为自己是奋勇无惧,其实却是稍稍勉强;你以为是棋逢对手,其实心中或许有着微妙的心理优势,着实未尽其才。只是这一线差别,并不彰显罢了。
如今有此宝压阵,可谓真正探及细微,将心意与信心,作为实相度量之!
其实此物乃是龙族中锻炼心意的至宝,辅佐一门神通,在近道之后的修行中别有妙用。只是妖修惯常心思较人修单纯,愿意奉行那一门神通之道的少之又少。于是渐渐问津者少,以至于封存于一处奇异所在,几乎不易取出。
竟是隐宗一方抢先落阵,圣教众修诧异之后,却是不甘落后。
只是仓促上阵却也不妥。
此时入阵,必然心中已然有了心仪的敌手。
武铉熙低首沉吟一阵,忽地抬起头来,有意无意的瞥了李云龙一眼,但是却并未获得任何回应。
正在此时,身畔忽有一道明澈声音响起:“前言赌约,不过是戏言罢了。循心意而行便是。”
竟是宗礼道尊,已落在近处。
玄武一族,底蕴非同小可,且武铉熙只是以个人名义加盟,并未涉及本族态度。故而圣教之中,哪怕是功行最为卓著的几位天玄上真,亦对其甚是客气。但宗礼道尊毕竟是道境大能,此言虽有指点意味,分量却也足够了。
武铉熙微一点头,道:“道尊之言甚是。”
七情一定,便下定了决心。
其中奥妙在于,先前一场赌约,他择定的对手是孔萱,马援交由李青龙对付。但知晓三十六子图排位之后,他心意已稍动,只是拘于前约,不便返回而已。
他排名三十一位,马援排名三十二位。
今日所遇至宝“称心如意”,更讲究循本心而行,更令其有所动摇。
如今宗礼道尊之言,却是一锤定音。
武铉熙纵身而去。
不止是武铉熙一人。其余数人皆起了遁光,纵身落在龙骨一侧。灼灼目光,落定在隐宗阵中,挑战之意甚浓!
朗炼。
青樱子。
余荆。
武铉熙。
林弋。
隐宗阵中,归无咎与数人一个眼神交接,微微一笑,道:“诸位意下如何?”
張又文
圣教五人,只是一个眼神,便明白告知其瞩意的对手是谁。
似乎……也甚为公平。
韩太康双目一眯,叹道:“看来三十六子图之秘,对面亦有所觉察了。不然不至于看得这般透彻。”
陆乘文沉声道:“正是如此。”
魏清绮美眸微动,却是并未言语。
所见分明。
朗炼、青樱子、余荆三人,目光只在韩太康、游采心、陆乘文三人身上打转;武铉熙紧紧盯住马援,林弋却是目光坚毅,时时不离魏清绮左右。当中寓意,不言自明。
朗炼、青樱子之来历姓名,隐宗暂未得知。但是以归无咎的眼力,轻易可以辨明,三人战力高下几乎不分伯仲,且这三位都是妖族出身。
可以想见,这三位虽不入三十六子图,但依旧在当代新锐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换一个角度说,若三十六子图并非止是正册、副册、又副册三卷,而多出了四册,那么这三人定然在四册之上,榜上有名。
韩太康名列二十九;游采心名列三十位;陆乘文位列三十六。
以名次而论,自然是隐宗一方领先。但是圣教的“言下之意”昭然若揭,对方三人皆是妖族,而我方三人却是人修。此处是对方占据了一定的便宜。两相契合,倒是一个好胜负。
归无咎道:“三位以为如何?”
游采心低首思索了一阵,随意言道:“好。”却是一副混沌慵懒、无有所谓的态度。
韩太康、陆乘文,虽是颜色从容,但是目中灼然精芒,却早已表明了态度。
归无咎一点头,道:“那就劳烦韩师弟对付元鳄一族的这位。游师妹、陆师弟对付剩下的两人。如何?”
公允而论,对面三人之功行,委实难分高下。
但是三十六子图的榜尾,若非多人竞争的话。那么只怕余荆到底要较另外两人强上一丝;哪怕只是微不可查的一丝。天心昭然,不可轻忽。所以这疑似“最强”的对手,交由名次最高的韩太康为宜。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岂料陆乘文淡然出言道:“余荆由我对付。”
寥寥数语,亦未阐明理由。
归无咎心中微动,也不多言,微笑道:“陆师弟既然心意有主,自无不可。”
韩太康、游采心二人,自不会与他争执。
三人一同落阵,一如秦梦霖、御孤乘二人前例,分立龙骨两侧对峙。
至于马援,同为妖族出身,三十一对三十二,更无避战理由。早已抢先一步入阵了。
归无咎一笑,道:“看来东方掌门先前安排,并非无因。”
魏清绮缓缓点头。
归无咎道:“魏师妹足可以席乐荣争锋。但眼前这人,倒也轻忽不得。”
韩太康三人,较之余荆辈名次有数位之差,而魏清绮与林弋,却是七名与八名的分别。
除此之外,林弋将妖族本力优势炼入“四色相”之中,其中和无隙,亦远较三人为胜。
若非与归无咎有过交手,以林弋的心气与心机,当是挑上归无咎、秦梦霖之一才是。如今以魏清绮微敌,在他的视角中,已算得上“放下身段”了。
廓清心中念头之后,魏清绮双眸一正,道:“辅界之争,至少须拿下九场胜局。其余胜负如何倒也难料,至少这一场,归道友可以放心。”
九尽春回,十里锦绣 蓝家三少
言之凿凿,掷地有声。
归无咎心中一动,这却与魏清绮从前的言语风度大不相同。
看来,她“知道”自己必定能胜。
若是不动用根本手段,就算是当日的归无咎,要拿下林弋也十分不易。魏清绮……已到了这般境界了吗?
魏清绮入阵。
六组对阵已成,龙骨左右,果然匀称均衡,未有不谐。
圣教一方又有动作。
其也是拿出了极为干脆果决的态度,并未遵循先兵后将之旧规,竟是玉离子、席乐荣、李云龙、玉娇龙四人,一同入阵!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