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horace david | No comments

p29s1精华都市小說 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笔趣-第一千零三章:短期計劃熱推-i8076

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
小說推薦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
当洛肯基本确认,自己的同伴再也没有更多想法。
他们看起来,就是以非常纯粹的态度选择了无条件相信着自己的时。
直到这一状况得以确认,他才终于终于敢松下一口气。
而他一直那个仿佛像是被紧攥的心脏,也终于能够平复……
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
因为从一开始的时候,当他在诉说着他的计划时,他内心就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可能性。
没有什么计划是完美无缺的,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概率会失败。
问题只是在于失败的概率多高。
而在洛肯看来,其实自己刚才所制定的那个计划,那失败的概率甚至超过了50%!
这还仅仅只是最保守的估算。
对于任何一个足够理智的人来说,这样的一种失败概率甚至可能会超过50%的计划,都不值得被说出来。
因为那实在是太过冒险了!
可在刚才的那样的一个处境当中,他不得不把这个,在着很大概率上会失败的计划说给自己的同伴听。
因为他必须通过采取了一些必要的行动来让自己的同伴看到。
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是的确还有着思路的。
他的确在面对着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有着自己对于问题的一些分析和判断。
那么接下来只要他们按照着而自己所预先设想的那种,对于问题的理解去采取行动。
事情说不定还会有着一个理想的结局。
起码在最理想的状态下,那么事情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性,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尽管哪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而,在那种局面,他只能够做出这样的行动。
先解决了燃眉之急,再徐徐计划着之后的安排和准备。
所以毫无疑问也就可以证明着,这一切的行为实际上都是洛肯他被迫而为之。
他其实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自己所说的,而在很大的几率上,那其实也都只是自己的猜想。
因为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计划究竟能否成功。
迫于无奈就不得不就将自己的想法和早早的交代了出来。
因而等他回过头来再重新审视着,自己刚才为做出这一系列行为的时候那种状态。
就是他自己对此也感觉到隐隐后怕。
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其实他对于状况早就已经无计可施了。
但就是在刚才,那个很明显自己必须要证明着,自己有着足够的勇气和领导力的确有着完备的计划。
果断地采取行动,那比什么都重要时。
他在万分之一秒的瞬间,就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应该需要做些什么。
他们明确的知道了,对于自己而言究竟哪些事情可以做,而哪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讲。
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
很有可能就要永远的失去其机会时。
洛肯把握住了这对于自己而言最要命的问题的关键,然后做出了行动。
即便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问题。
但是那又如何,只要能够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那么这便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
他的习惯让他本能的做出了反应。
而当他真的关于这个问题,在具体的做出来之后。
事实上他对此也完全没有感到丝毫的后悔。
这就是自己所需要承担起来,应该做的那最重要的事!
在应当采取着具体的行动的时候,当断则断,这一向是他最有魄力的一面。
他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所已经做过的事情而后悔。
相反在自己明明可以采取着一些必要的行动下,却没有采取行动。
那么对于洛肯而言,这才是难以接受的结果。
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
哪怕是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了面对的事情,从而做出一些什么样的行动。
知道一切的行动,都有可能会证明着自己能力的情况下!
他也就做了。
然后他得到了出于自己预料的理想结果。
在完全没有任何反驳,甚至连一句质疑的话语都没有,所有的同伴都选择了相信自己。
那甚至到了已经可以被称之为是及其夸张的地步。
如果不是出于对未来的考虑跟担忧的话,甚至洛肯的内心在审视自己的所作所为后。
良心发现的他,还会对此产生愧疚。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那种对于事情的愧疚感。
因为他眼前永远有处理不完的麻烦。
在刚才出自己建议的时候,最终进行了这样的一种反复确认。
一直到没有人关于这件事情上再有人任何其他别的异议。
如果真的要关于这件事情进行某种实际意义上的讨论或者说陈述的话。
洛肯他其实心中对此很清楚的明白,这其实只利于的自己,一个人当下的处境并不代表着事情可以因此得以解决。
他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不过只是解决了一个燃眉之急的麻烦罢了。
而就是当他在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在这样的情况下,看起来仿佛像是可以松下一口气时。
其实他也在这个时候承认了自己刚才是一种相对来讲非常重要的手段,勉强度过了眼下的危机。
像是洛肯这样的聪明人。
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有的缺陷的时候,他就在第一时间能很清楚的明白。
自己需要在这个时候通过去做出一些行动,然后把问题找补回来。
这样的话,对于他来讲,那么之后事态的发展才可能会相对来讲进入到一种还算是比较平缓的状态当中。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再去做一些行动。
我具体的行为兑现刚才他所说出来的计划。
因此,就在这一情况下,只是按照着自己的心中对于问题所期望的理解。
那么慢慢的去按照着自己对于问题可能进行的处理方式和解决思路。
然后进行着安排和规划的时候,事情便因此大概可能会得出一个理想的结论下。
紧接着,洛肯他就在这时突然意识到了,其实在此刻,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麻烦!
众所周知在战场上,不可能能有着事情会真的按照他的设计。
能够以他所期待的方式非常完美的运行下去。
这当中,肯定会存在着很多让人所无法琢磨透的那种困惑的不能够理解的变数。
对着这种几乎是在战略级别上,庞大的变化。
那对于洛肯来讲,实在是无法对于事情有着统筹全面的认知。
而在关于这一问题,他在面对着事情只能够大概的对于状况进行着一种猜测和理解的时候。
倘若自己无法关于这个问题,在尽可能最周全的状况当中把这个事情尽善尽美的解决。
就势必会因为这个问题而陷入到一个更大的麻烦。
那是一个没有缘由,但他最近凭借着自己的本能。
在关于这个问题进行着理解和推测时,便在这是认为这是一个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并不敢在这个时候拍着胸脯说。
自己所采取的行动跟计划安排就一定是正确的。
因而,面对着这个突然展现在自己面前。
让他感到束手无策,甚至是完全没有能力进行解决的麻烦的时候。
因此,对于这一问题,他又还需要具体对于状况而做出怎样的一种行动和安排,才能够让事情因此得到他所希望的结果呢?
在洛肯的眼中。
实际上却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理想主义虽然能够很轻松地引起人们的一呼百应,但是而现实的残酷而却并不会因此而得到丁点儿的改变。
他所面对的麻烦,其实还是在相同程度上要十分的糟糕。
所以在面对着这一局面的时候,他需要具体对于这个问题采取了怎样的行动。
在认识到了眼前的状况,他对于自己来讲差不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下。
现在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状况,将会是比较可靠的行动方案呢?
他只能对此进行猜测。
也就是当他在关于这个问题进行了思考的时候,在他面前就是他开始认识到。
自己的猜测未必会是一种正确的答案。
但或许自己所需要采取的行动,仅仅只是需要像刚才一样为了解决当前的困惑和麻烦的手段而做出一些行动出来。
那么事情便可以得到一种暂时的解决或者说缓和的话。
他有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去做出这些安排呢?
洛肯思考着这一境况对于自己来讲可能会具备着的种种可能性。
然后最终他下定了决心。
就是通过采取着这种短期的方式,来解决眼前所面对有可能的复杂局面!
既然他在之前就已经成功过一次了,未必不能够在这种看起来像是相同的局面当中成功第二次。
也就是说,在此刻这个时候。
洛肯他忽然对于自己的能力有了一种迷之自信,而这种自信是建立在他过去成功的基础上。
当他在面对的问题其实已经陷入到了一种束手无策,万般无奈的情况的时候。
他在这个时候其实浑然不知自己已经从其中一个极端滑向了另一个极端。
从完全没有任何信心的境况中,突然间变得自信心爆棚!
然而现在无论面对洛肯说些何种规劝的话语,其实那些言论都已经是太迟了。
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够在这个时候看出来,之所以若肯,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转变自己行动的方式和姿态。
归根结底,这一切的问题的根源,就是来自于刚才洛肯所获得的那种不应该有的过于顺利的进展。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在渐渐的以一种非常错误的姿态,对于事情进行充满着片面的理解和认识的时。
那么他又还需要,在这时如何面对着眼前所看到的状况。进行的怎样的一种对于问题的初步的认可呢?
这其实早就没有了,可以被称之为是合适的理想答案了。
洛肯,他开始用着自己的迷之自信,让事情渐渐的滑向一个无可逆转的深渊。
在针对对着这一境况时。
无论洛肯他到底在面对有问题的时候,究竟有着何种自己对于事情的判断和理解。
又或者说,他到底在这个时候面对的问题有了怎样的一种看起来像是非常不错的,对于事情的初步的认知,或者说美好的设想。
当他完全没有合适的手段,对于眼前的状况能够真的拿出一种可以被称之为试行这种事情下的解决方案的情况下。
那么其实在这个时候。
无论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自信,那都是种根本不可能恢复得任何价值的答复。
然而此刻,洛肯就是用构筑着自己的自信,蒙蔽了他双眼。
最终,必然错误地认为,自己有能力就是通过这一方式解决问题。
在那最糟糕的结果以一种无可逆转的态势呈现在他眼前。
让他再也无法来得及进行回避的时候。
那么他才会在那个时候认识到自己错了,错的究竟有多么离谱。
不过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能够想到的那种最满意的对于问题的思考,以及让自己所愿意接受的对于问题的充分认可。
本身这就是一个充满着时效性的东西。
如果说洛肯他就是没有在那时效期内,关于事情进行的一种充分的处理和解决的情况下。
即便是他在实效期之后而做出了正确的行动。
其实也无济于事,因为到了那一刻所有的遭遇其实也都已经无可挽回。
因而,也就是在这一状况中。
就是当洛肯他开始面对的事情,渐渐的有些得意洋洋的认为。
自己在此刻,可以通过一些短期的手段,将事情进行的有效的解决的时候。
一个将会导致他注定失败的存在,就已经在不远的将来,耐心的等待着他。
结果终将会到来。
而洛肯此时对于那即将发生的一切,表现的状态仍然是一副对于事情浑然不知的态度。
也许这或许是件好事,既然他直至失败真的发生的时候。
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误的话。
那么至少他也就不会在遭受那种,在结果到来之前,因为担忧着自己所采取的行动是否是正确的行为。
从而陷入到某种诡异的提心吊胆的恐慌。
而这,也许就是那不幸中,最万幸的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