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0ow1k超棒的都市异能 諸天普渡 txt-第814章 陰謀 (二合一章)展示-guyz0

Island Humble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内院奢华的厢厅中,一袭浅绿金丝羽衣,满头珠玉饰,雍容华贵的赵夫人,怀抱一只白猫,带着雍容的笑意。
但眼中神色,却是一片淡漠。
身后站了好几个身穿精细皮袄、个个俊俏的丫鬟。
手捧香炉、暖炉等物。
边上,还坐了一位同样一身贵气的妇人,下在喋喋不休:“姐姐,要让妹妹说,你还是太仁慈了。”
“这家里家外,谁不说你知书达礼,贤淑有德,治家有道?”
“玉京城里的公侯之家,又有哪一个夫人能与姐姐比的?”
“妹妹我说句不待见的话,换了别的公侯人家,像是洪易那样个贱种,早就被暗中使了绊子,无声无息地死了,便不如此,也会打发了他出府,由他自生自灭。”
“哪里会像姐姐这般宽容?供他吃,供他住,月月有例银,也不曾虐待他,还让他安安静静地读书识字,考了功名,”
“哪里知道,这是养了只白眼狼?侯爷都交代了不让他练武,他还偷偷去练,”
“分明是早就憋着个坏心眼儿,一门心思要给那个贱人争名分,压在姐姐头顶上,”
“您瞧瞧,这人的心肠怎的就通般歹毒,心肝儿是黑的?”
“这次更不得了了,不知道哪里攀上了镇南公主的高枝儿,竟然仗着势,打伤了我家桂儿和荣蟠,”
“不仅如此,知道难逃姐姐责罚,还搬来了镇南公主,分明是不把姐姐看在眼里,要拿公主来压姐姐啊。”
那妇人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姐姐,照妹妹说,你再也不能这般纵容这小贱种了,一定要为妹妹做主啊。”
赵夫人只是安静地坐着,手抚在白猫那柔顺的毛上,一言不发。
那三夫人嘴皮子极快,连珠儿似地说出一大串话儿来。
见她神色淡然依旧,没有半点变化,反倒自己有些尴尬了。
赵夫人嘴角的笑意、眼里的淡漠也让她心中有些生惧。
干笑了两声便停下了话头。
赵夫人此时才不紧不慢地笑道:“妹妹这么晚还到我这儿来,倒是难为你了。”
“事情我都清楚了,我怎么听说,是你家洪桂在闹市纵马,伤了许多百姓和财货,”
“也是他自己个先去招惹那洪易,才招来了一顿好打?”
“呵……呵呵……”
三夫人干笑几声,嗫嚅道:“这个,话虽如此,但我家桂儿不是年纪还小吗?还是府里的主子,他一个贱种,便是受些委屈又如何?怎敢以下犯上?”
“行了,妹妹,事儿我都知晓了,你家洪桂行事嚣张,如此行径,是在败坏我们侯府的名声,让外人指责侯爷教子不严,也该好好管教了。”
“至于那洪易,他私练武功,也是犯了侯爷禁令,破了规矩,我执掌侯府内事,自然不能不管,必要执行家法,他便是认识了一个公主又如何?”
“对对!”
三夫人喜道:“那镇南公主能护他一时,还能护他一世吗?等明日公主来府中拜访,离开之后,再好好教训那贱种!”
“好了,妹妹,天色已晚,今儿便叙到这儿吧,来呀,送三夫人回去就寝吧。”
赵夫人说完,便着人送客,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天運貴女【全】
三夫人也不敢多留,道了安便离去。
洪易的念头神明就悬在屋檐下。
凡途
见三夫人出来,目露几分寒光。
适才听得他编排自己倒也算了,却时时口出污言,诋侮娘亲,便是他所不能忍。
所谓胸怀利刃,杀意自生。
他现在便是如此。
这时,却听到厢厅里赵夫人的声音,提起了他的名字。
“那洪易现在在做什么?”
一个丫鬟恭敬回话:“回夫人,他现在正坐在房中看书,却没见他练武。”
“他房中我们也仔细搜过,却不曾发现什么武功秘籍。”
“嗯,”
赵夫人喜怒不显:“这个洪易,还真是有本事啊,没有想到,在眼皮子底下,练出了这么一身本事,我竟然丝毫不知。”
身旁的几个丫鬟却是神色大变,满是畏惧,齐齐跪了下来:“夫人饶命!”
赵夫人轻笑一声:“行了,你们这般,让人看见了,还不得以为我这个主母有多刻毒?”
“以前疏忽了不打紧,从今往后,可要仔细着点办事了,”
“我们这位洪易少爷,如今可是连镇南公主都能另眼相看,折节下交的,可不能再如以往一般怠慢了,”
“今后无论起居饮食,一举一动,你们都要给我看仔细了,读的什么书,练的什么武功,都要清清楚楚,知道清楚了,才能好生照顾,明白么?”
几个丫鬟如蒙大赦:“谢夫人!我们知道了,请夫人放心,就算是洪易少爷掉了一根头发,我们都一定会知道,禀报夫人的。”
想要监视我?
而且听这话头,并不是从今天开始,而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监视他。
洪易念头神明听闻,心中生出怒意,却也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不仅监视,还搜他的东西。
幸好他所修炼的武功和儒门技艺,向来都不留文字。
那过去弥陀经也一直贴身藏妥。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听里头赵夫人又道:“我们这位洪易少爷的身份也不同以往了,有功名在身了,怎么能少得了人伺候?明儿我便将你们送过去,帮我好好照顾他吧。”
“是,夫人。”
仙路狂歌
几个丫鬟心中再不情愿,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嗯,去叫曾嬷嬷过来。”
赵夫人轻哼了一声,便让人叫来一个老姑子。
满头的银发,脸上手上,却不见一丝褶皱,光滑如少女一般。
洪易倒是认得此人。
是赵夫人当年陪嫁过来的,多年使唤的心腹老人,虽是下人,地位却不一般。
这曾嬷嬷到来后,赵夫人便摒退了所有人。
这般作态,令洪易心中微微一动,念头神明更往里飘了些,要听清她们说话。
“听说你那相好又来了?”
赵夫人一句话便让这位老人跪下。
玄門遺孤
“好了,我也没说你什么,你也随我这许多年了,无儿无女的,也难为你了,不过是找个人作伴,我还能因此拿你如何不成?”
曾嬷嬷连连叩首:“多谢夫人!”
洪易心中生起一丝好奇,听着这老婆子竟然是还找了个姘头?
絕世天神
“不过,”
赵夫人这时却话锋一转:“不是我心狠,听说,最近南方那边,无生、真空两大邪道闹得有点凶,”
“侯爷也跟我提了一句,那太上道之人,似乎也在那边查访,”
“为免节外生枝,这个人却是不能留了,你亲自走一趟,送他一程吧。”
曾嬷嬷神色一白,却是不敢顶撞,连声应命。
“还有,”
赵夫人又开口道:“明日,我会送几个丫鬟到那贱种身边,你也一道过去。”
“是,夫人。”
那曾嬷嬷应了一声,旋即******人,不如让奴婢亲自出手,保管让他死得神不知鬼不觉?”
赵夫人眼中寒光闪烁:“我虽有此念,不过这贱种不知走了什么运道,攀上了镇南公主的高枝儿,”
“若是此时出了意外,那位镇南公主怕是要追查,虽说我侯府也不惧那镇南公主,但为了这贱种,还不值当为侯爷树敌。”
曾嬷嬷失望道:“是,夫人明见,奴婢僭越了。”
载道济世
“也不打紧,你说得正合我的意,虽不能立时杀他,但若让他如此轻易就过去,我却也心意难平,”
赵夫人恨声道:“你到他身边去,使个法儿,让他冤魂缠身,日日夜夜做噩梦,神魂大伤,”
“还有月余便是解试,看他还如何科考?只等他落榜,没有念想依仗,再拿他数罪并罚。”
“是了,奴婢也听说,这贱种虽然练了武功,不过也只是到了练皮肉筋骨的境界,还粗浅得很,有点子气血,可面对迷惑神魂之术,是绝难抵挡,正要趁他武功未成,气血不刚之前,惊伤他的神魂,免留后患!”
曾嬷嬷阴笑着道。
屋檐下,洪易听得满心怒意,难以抑制。
竟然想用妖术来害他?
好歹毒的心思!
看来这赵夫人果然与娘亲的死有脱不了干系!
洪易心中怒意如潮。
害他也便罢了,但赵夫人对他如此恶毒,让他更加肯定以往的一些猜测。
若非如此,他不过是区区一个没有依靠的庶子罢了,又何必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这恨意未免来得莫名其妙。
洪玄机也不是没有别的小妾,甚至就他所知,在府外都有不少情付,怎也不见她去恨?
这时又听屋里曾嬷嬷道:“奴婢还有一事,大罗派传来消息,派中圣女要到玉京城来,还请夫人多加照拂。”
大罗派?
正满心愤怒的洪易心中一静。
这三个字他可半点不陌生。
自打对娘亲之死的真相、对赵夫人起了疑心,他就有心留意,也从老狐那里获知天下江湖许多奇闻。
这大罗派,本是南方的一个江湖门派,在南方树大根深,与许多名门望族都有联系。
六十年前,天下大乱,群雄并起。
大乾起兵逐鹿天下,大罗派便是从龙功臣,得了天大好处。
自天下初定,朝廷禁武,解散天下各大门派,大罗派明面上也响应朝廷,解散了势力。
虽只是明面上,却也获得了朝廷肯定和奖赏。
不仅没有势弱,隐入暗中,反而变得更加庞大。
在二十年前,还参加了剿灭大禅寺。
从中获得了无数武学宝典、修道宝籍,神兵利器,丹药财宝等等。
一跃而成天下顶尖大派,几与六大圣地比肩,暗中更是已以圣地自称。
最重要的,赵夫人的娘家,南方赵氏家族,便是大罗派中人。
“哦?赵妃蓉?她来作甚?”
赵夫人眉头轻簇。
虽说都是姓赵,可这位大罗圣女与她却没有什么关系。
是大罗派宗主之女。
而据她所知,这位大罗派宗主,与侯爷关系也是不清不楚。
这个女儿是从哪里来的?不言而喻。
曾嬷嬷道:“夫人可听过石刻天书?”
“石刻天书?”
赵夫人皱着眉头:“就是近日来,外面多有传闻的神功宝典,那日那什么八大妖仙的白子岳,能从侯爷手中逃得性命,便是因得了此天书,练成了其中神功?”
“不错。”
曾嬷嬷道:“白子岳独闯皇城,在侯爷和神威王两人手下,尚能一掌破城,全身而退,现在,那皇城破损的的城门还没修好,白子岳留下的十丈掌印仍在那里,拳意未消,”
“许多武道好手,每日聚集在皇城外,想要一观其中奥秘,”
“如今这石刻天书,已引得天下群起争夺,”
“听说,那石刻天书本是刻在一处山壁上,被一只异类狐妖破毁,成了十数块石板,当日得了石刻天书的,除了白子岳外,还有朝中几位皇亲勋贵的子弟,”
“其中有四位,一位乃是成亲王世子,一位是永春郡主,一位是理国公之子,这三位,可都不好招惹,还有一位,便是二夫人房里的雪娇小姐,已经将得到的天书,上交侯爷,也无人敢觊觎,”
曾嬷嬷眯着眼道:“却还有一位,听说,是那位什么亚圣公的亲传弟子。”
“哦?”
混沌三界
赵夫人听着,便明白了:“这么说来,是有人想对那亚圣公的弟子动手?”
旋即又皱起眉头:“这赵妃容好大的胆子,竟敢打他的主意?”
饶是赵夫人出身名门,身后靠山极硬,见惯了风雨,听闻此言也不禁心中一跳。
虽说侯爷与儒门不对付,但那位亚圣公可着实不是好惹的。
否则,敢与侯爷作对的,又岂能这么多年安然无恙?
穿越七界傳說
“若只是圣女,自然不敢这般托大,”
曾嬷嬷虽是下人,却也知道现在亚圣公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小声道:“不过,这儒门树大招风,行事太过张扬,不知收敛,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势力?”
“奴婢听闻,此次可不仅仅是要对他的弟子动手,更是要借此机会,对那位亚圣公、对儒门下手。”
“动手的,也不只是大罗派,还有各大道坛,江湖名门,抢夺石刻天书,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真正的目的,是要对付儒门。”
“他们竟这么有把握?可是有什么事儿?”
赵夫人也不简单,一下便想通其中紧要。
曾嬷嬷所说的几个势力,虽说都是一顶一的大势力,可那儒门也并不是好惹的。
若是正面抗衡,那几个势力联手,倒也能对付,不过必然要付出极大代价,想来若非不得已,那些势力是舍不得的。
那么只能另有因由。
“夫人明见。”
曾嬷嬷小声道:“那位亚圣公不是冠礼将至?当今陛下早有明言,要亲自为其主持冠礼,”
“并广邀天下文道宗师,论道盛会,”
死亡的禁忌
“这儒门如此张狂,不仅是道门,那几个千年世家,也早已有心教训,听闻便将赴此次盛会……”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