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順小站

rzq34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 txt-第二十章 寂海相伴-uz65m

Island Humble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敦灵塔,破碎穹顶。
在多年的努力下,在无数前人的奋斗下,整个旧敦灵被塑造成了一个庞大且无形的堡垒,而这座堡垒被犹如树状一样的系统们层层保护着。
劳资的小弟是boss 菊花雨溅
傭兵天下
漫长的岁月下,野蛮生长着。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匪我思存
扩散至旧敦灵乃至整个英尔维格的中庭之蛇系统,铁轨与铁蛇还有那游戈于天际的战争飞艇,无论是大地还是天空都有了它们的触肢,构筑成了繁茂的枝条。
窥视者系统的大型盖革计数布满城市,如同飞舞的鸦群般哀鸣、并回应,熔炉之柱则化作深扎进黑暗地下的根茎,盘踞在黑暗之中,由永动之泵给予支撑,令大树屹立不倒。
敦灵塔化身树木的主干,一切的中枢,净除机关的核心。
伯劳此刻便深处于这被严密保护的核心之中,他的心情有些微妙,虽然身为上位骑士,但由于净除机关的种种条例,位于敦灵塔的破碎穹顶在他眼中也如传说一样神秘,加入净除机关这么久了,伯劳来到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
“真是宏伟啊……”
伯劳感叹着。
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敦灵塔作为旧敦灵的最高建筑,从这里能完整地俯视整座旧敦灵,高大的楼房如同钢铁的丛林,它们以敦灵塔为中心向外扩散着,一直蔓延到了那灰蒙蒙的天与地的交界处。
数不清的烟囱正向外喷发着浓烟,灰色的轨迹向上升腾着,触摸着天穹,铅灰色的云层剧烈地翻滚了起来,铁鲸冲破云障,在旧敦灵的上空缓慢地游弋着。
这里便是旧敦灵,英尔维格的核心,西方的蒸汽与钢铁之城。
伯劳的心情翻涌了起来,见到如此情景,人的心情很难不掀起波澜,直到有脚步声打破了这静谧,伯劳回过神来,看向身后。
“好了,到你了。”
骑士长加雷斯走了过来,他的样子看起来算不上好,面容上充满愁容,丝毫没有欣赏伯劳身后那光景的想法。
“嗯。”
混元斗神 落月风雪
伯劳点头,也没有多问什么,便朝着加雷斯之前离开的地方走去。
他是临时得到通知的,一次紧急的召见,故此他来到了这神秘的破碎穹顶之中,而现在他正走向那神圣的会议室,即将坐在那饱经岁月侵扰的圆桌之前。
伯劳不是第一次参加圆桌会议了,印象里最为深刻的一次参加大约在八年前,那时在会议室内,亚瑟决定伯劳成为下城区的控制者,也是那时起伯劳暂时脱离净除机关,投入了下城区的腥风血雨之中。
这么久之后重新回到这里,伯劳不禁心情有些激动,但更多还是对接下来事态糟糕的猜测。
要知道能参加这种会议的基本都是骑士长一级,虽然伯劳的履历惊人,但没有特殊情况下,他是无权参加这样的会议的……而现在他来了,想必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了,需要他参加。
“啊……完了啊。”
伯劳的脸苦丧了起来。
净除机关的特殊情况,多半都不是什么好事,基本都是要豁出去半条命的那种,而在几天前伯劳刚在工坊里丢掉了半条命。
虽然对于净除机关忠心耿耿,可在这种接连不断的要命任务下,哪怕是伯劳也有些顶不住了。
他在思考《劳动法》这种东西对于自己这个职业管不管用了。
“伯劳来了,有什么先问他吧。”
推开门,高文见到到来的伯劳,直接这样说道,不清楚情况的伯劳一愣,他有些无法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哦,伯劳到了,就先坐在那吧。”
长桌的尽头,亚瑟示意伯劳就近坐下。
伯劳咽了咽口水,心想完了。
这一次的圆桌会议和之前的都有所不同,之前的会议参与者都没几个,而这一次人来的特别多,放眼望去,圆桌旁的座位都几乎快被坐满了。
有些人伯劳认识,比如那些骑士长们,有些人则藏在阴影下,伯劳看不清他们的样子,有的人他清楚他们是谁,但奇怪的是他们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他们怎么在这?”
伯劳疑惑地问道,以净除机关的条例,这几个家伙根本没有出现在破碎穹顶内的可能。
“梅林受伤,还在黑山医院里躺着接受治疗,这次会议由我代替他、代表永动之泵出席。”
在亚瑟身侧的座位上,尼古拉抬起手,话语平静地说道。这是来自永动之泵的代表。
“作为净除机关的一部分,我作为黑山医院的代表参加。”
亚瑟的另一侧,阿比盖尔院长缓慢地放下了举起的手。
滿城楓紅 軒葒楓
这已经不是糟不糟糕的问题了,伯劳觉得自己说不定接下来就要被委以重任,作为刺杀小队被投送到高卢纳洛刺杀新国王了。
“我代表维多利亚王室出席,但不参与讨论,你们不用在意我。”
阿纳金微笑,然后隐于黑暗之中。
这几个生面孔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但还有一个生面孔依旧沉默不语,他一直藏在阴影下,伯劳能勉强地看到那灰色的衣袍,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伯劳却对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那个人他认识。
这样的想法很快便消散了,伯劳意识到了一件事。
可以说目前这个几个人代表的便是整个旧敦灵所有的权力机构,甚至说是操控整个英尔维格的权力机构们。
那么那个藏在阴影之下的家伙,代表着谁呢?
伯劳想起了那个无处不在,但又不被人记住的名字。
清道夫。
“所以,有什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我吗?居然弄出这么大的阵仗。”
慕容西门vs长孙令狐争夺
伯劳已经没有什么兴奋劲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两个声音,一个惨叫着,“要死了!要死了!这次鬼任务一定会死的!”
另一个声音则无比兴奋地回应着,“是啊!是啊!是啊!”
伯劳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法律援助,但不清楚《英尔维格法》能不能管到这些。
“和一次任务有关,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
亚瑟缓缓说道,昏暗阳光从上方的玻璃穹顶落下,垂直的阳光将他脸庞上的阴影拉长,就像恐怖的死人。
“伯劳,你曾去过寂海,对吧?根据你的任务记录,在九年前,你刚加入净除机关不久后,你被编入了一次海上行动,而那次行动你们追逐着目标,在暴风雨中误入了寂海,几乎全军覆没,而在那之后你由于出色的表现,被编入了下城区的长期任务中。”
伯劳点点头,他面无表情。
在亚瑟说出“寂海”这个词时,伯劳便失去了表情,就像深海的溺死之人一样,而在他的脑海里,几乎要被遗忘的过去咆哮着归来。
“寂海……这可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当时你被委以重任,便是因为你能活着从其中生还,毕竟意志力不强的人,根本走不出来,即使出来了,也会变成黑山医院里的疯子。”
伯劳保持着沉默,但他的手却忍不住地伸向腰间,那里挂着枪袋,而枪袋内原本该插着那把名为丧钟的银白左轮。
遗憾的是现在它并不在这里,在进入破碎穹顶前,伯劳上交了自己随身的武器。
他现在觉得有些烦躁,似乎只有丧钟的冰冷能让他暂时平静下来。
“所以需要我做什么?再度回到那个鬼地方?可那里有什么值得的东西吗?”
伯劳不解地问道。
—————
“当然有,一直都有,只是你不清楚这些而已。”
亚瑟没有解释那个东西是什么,而是接着说道。
“我们随后会组织一支船队,你将会是成员其一,我们需要你面对寂海的经验。”
“寂海……”
伯劳低语着,声音几乎是从他牙缝间挤出的一样。
大概是清楚伯劳的现在的心情,亚瑟说道。
“我知道,这对于你有些艰难、很是抗拒,但我们有着极为需要的东西在寂海之后。”
“可……那可是寂海啊,净除机关的内部资料不是说了吗?那个鬼地方是我们唯一无法控制的失控地带。”
关于寂海的记忆呼啸而过,几乎要将伯劳吞没。
“我们知道这一点,所以这次有原罪甲胄与永动之泵的新式技术与你们一同随行。”
那个一直隐藏在阴影之下,清道夫的代表者讲道。
他的声音沙哑,但伯劳依旧分辨出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寂海、寂静之地、死亡之海、风暴与沉默之域、死人的国度……关于那片海域,维京人有着太多可怕的词汇去形容它了,所有驶入其中的船只都无法归来,它们会在电闪与雷鸣中被撕成粉末,即使有幸存者活着回来,他也会被附着上永久的诅咒,在癫狂之中死掉。”
阴影之下,他就像在念诵某个古老狰狞的故事。
“实际上这样的传说是有依据的,根据净除机关的研究调查,那片海域被难以置信的侵蚀所笼罩着,虽然侵蚀强度不高,但范围大的可怕,最为关键的是,净除机关根本找不到控制它的方式,毕竟我们没有能力直接蒸发整片海域,或者说去封锁它,而它存在的时间我们也不清楚,在这漫长的侵蚀下,也有些诡异的生物在黑暗的海底生出,维京人的传说里经常出现那样的怪物。”
“所以我们现在是有能力控制它了吗?”
伯劳觉得自己越发烦躁了起来,但作为一名合格的上位骑士,他现在还不能发作出来。
“没有……但或许有,这就要看你的船员们做的怎么样了。”
亚瑟慢悠悠地说道,他冷冰冰的表情突然带起了一丝微笑,准确说是坏笑。
完了,全完了。
亚瑟根本没有在意伯劳的意见,从一开始他就已经被任命好了,这个行动早已被筹划完毕,现在只是过来通知他而已。
“我的船员?”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逃不掉了,伯劳此刻的心情倒有些自暴自弃的感觉,只希望自己死的时候别太痛苦,最好给个痛快。
“我们都说了,不是吗?我们接下来会组织一支船队。你也是在海上呆过的,一个人可开不动一艘船。”
“那我的船员都是谁?”伯劳问。
“名单还在拟定中,现在我们人手严重不足,加上这次行动需要一些伪装,关于伪装这部分目前还在谈判中,由北德罗负责,他们正在调解维京诸国和斯图亚特家的利益。”
北德罗、维京诸国、斯图亚特……
听到这些词汇,伯劳觉得更加坐立不安了,上一次牵连这么多势力的结果便是玛鲁里港口的爆炸袭击,那么这一次自己是要去做什么?把维京诸国连带着寂海一起炸了?
冷面首席俏逃妻
悍妇,本王饿了!
“当然,我们也清楚这次任务会十分困难,哪怕我们支持了那么多新式武器还有原罪甲胄,依旧有很大的风险,所以我们正在和另一个人商谈,让他加入你的船队。”
“一个人?洛伦佐·霍尔默斯。”
个体的力量便能趋近于制式军队,伯劳第一时间能想到的也只有洛伦佐了。
“目前他的目的还不明确,还在极力争取中,但以铂金宫方面的回应来看,霍尔默斯先生会同意这笔买卖的。”亚瑟说。
“你们已经骗过一次洛伦佐了,这次还能让他卖命,想必价格不菲吧。”
伯劳感觉不靠谱,从高卢纳洛回来后,洛伦佐没少找净除机关的麻烦。
“是的,价格不菲,简直堪称昂贵,如果那个神经病想使坏,他说不定能篡夺这个世界最珍贵的财富。”
想到这里亚瑟也有些愁苦,意识到洛伦佐可能会抵达那个神圣的地方,再想想洛伦佐那令人不安的不确定性,他总感觉很不妙,觉得这是个糟糕的决定,但更遗憾的是,亚瑟找不到能替代洛伦佐的人。
“那么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牵连这么多人,这一次究竟要做什么呢?亚瑟。”
伯劳抛开那些杂乱的情绪,认真地对亚瑟问道。
亚瑟先是沉默,思考了很久后,沉声说道。
“这个世界上有一处圣地,它位于寂海之后的极北之地,那个地方……很神秘,我也不太清楚该怎么形容它,总之它被寂海所包裹着,无处不在的侵蚀影响着通讯与测距,根本没有准确的坐标能确定它的位置。
唯一能遵循的是前人留下的古老航道,可随着时间的变迁,这些东西也逐渐不再可靠,三年前梅林曾尝试前往那里,他按照古老的航道前进,但依旧没能找到它,最后还险些耗尽了物资,永远地留在那里。”
亚瑟深呼吸,念出了那个被历史刻意掩盖的名字。
“你的目的地便是那处圣地,它被我们称作【世界尽头】。”


Copyright © 2021 燕順小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